::: 首頁

創刊號

本館再辦國際大展,東瀛瑰寶首度來台


由本館、中國文化大學及東京富士美術館共同舉辦的「日本名畫文物展」, 已於五月一日在本館二樓中山畫廊盛大揭幕,預定展至六月三十日止,開幕 以來每天均吸引上千的觀眾。

此次大展文物,係由日本東京富士美術館提供典藏的珍品一三二件,其涵蓋 時間自桃山時代至近代(一五五○年─一九五○年),歷經江戶、明治、大 正以迄昭和時代,將日本近四百年來美術代表作,做了詳盡完整的呈現。其 展品類別包括︰繪畫、書法、浮世繪、漆器、陶瓷器、武品以及刀劍等,其 中還有二十四件首次出國展出的日本國寶。

書法方面,展出兩件桃山時代後陽成天皇的真蹟墨寶「宸翰」,日本歷代天 皇的親筆書函都稱之為「宸翰」,精通日本文學與漢學的後陽成天皇在泥金 泥銀和紙上書寫和歌,極富典雅之美。繪畫方面,共展出四十七件作品,包 括桃山時代狩野派的作品「葡萄圖屏風」、江戶時代描繪京都巿街洛中及洛 外名勝的「洛中洛外圖」,以及十一世紀初期古典岩佐派以文學源氏物語 為主題所繪成的「源氏物語圖」、海北友雪以源氏與平民興衰歷史為主題所 繪成的「源平會戰圖」,另外,日本藝壇三大巨擘山大觀、山合玉堂、川端 龍子的名作都是首次在台灣展出。浮世繪方面,展出世界最著名的浮世繪版 畫作品︰葛飾北齋的富嶽三十六景中之「神奈川沖浪裡」及「凱風快晴」, 前者畫面中即將吞噬小舟的駭浪驚濤,被荷蘭畫家梵谷譽之為「鷲爪」,後 者則是描寫晚夏早秋之際的清晨時光,在晨曦輝映下暈紅的富士山景象,是 為日本同類主題中最上乘之作;而被梵谷臨摹的歌川慶重浮世繪版畫「大橋 驟雨」和「龜戶梅園」也在展出之列。漆器方面,蓋面隆起而奇特的「蒔薈 螺鈿葫蘆花圖硯盆」則是江戶時代備受歡迎的「光悅蒔繪」的代表。另外在 陶瓷器、武具、刀劍方面的展品也是精銳盡出。

本館為求達到世界級博物館的水準,早已增設完成展覽場冷光、恆溫、恆濕 系統,在先後多次舉辦的國際大展中,均已發揮其預期功能,此次本館全力 促成舉辦的「日本名畫文物展」,是國內四十年來首次大規模、有系統的將 日本自桃山時代以來的美術珍品及文物,呈現在國人面前,東京富士美術館 副館長高倉達夫先生為使參觀展覽觀眾更能深入瞭解展品內涵,特撰「日本 美術的特質」一文,並由中國文化大學日文學系方獻洲主任翻譯交由本刊發 表,以擴大此次大展之社會教育功能。


日本文化的特質

日本的美術及藝術,自古以來,就整體而言,一方面強烈地受到中國大陸文 化文明之影響,一方面融合本國之自然風土,依平實纖細,清明溫雅的日本 人之美感,再創而成。其表現出來之特質,貫穿日本整個歷史直到近代都有 相關的表現。更直截了當的說,不管是在任何時代均不斷地吸收外國傳來之 新資訊和新技術,再進而加以洗練,變化發展而成為具有創新價值的日本文 物。

這種日本民族具有之特質,即使在今天流傳著的文化財產之中,亦強烈地顯 現出來。

這次公開展示之「東京富士美術館珍藏‧日本名畫文物展」乃是首次在台灣 正式介紹日本的美術,從我們企畫的階段起,即儘可能地精選日本美術各領 域中之典型作品,以呈現給前來觀賞的各位貴賓。

這次公開展示之內容包括障屏畫、書法、版畫、陶瓷器、漆器、武具及金屬 工藝品等各個範疇共計一三二件名寶。在整個時代範圍之構成,也希望給大 家能夠輕易地掌握到日本人審美意識及時代特徵。所以從十六世紀中期,日 本群雄割據,新興武士勢力抬頭,天下歸於統一之安土桃山時代為開始,之 後受歐美之壓迫,封建制度崩壞,所有社會價值觀改變,以迄展開近代之本 世紀中葉為止。

本展開始之十六世紀是打破先前時代之貴族喜好,並受到歐洲美術的樣式之 影響,產出絢爛亮麗的美術文化,可說是確立了日本獨特的審美意識之文藝 復興時代。自此一時代起,再經德川家康建立的大約三百年的鎖國封建時代 之中,一方面依自中國之古典文化或中國美術,一方面蘊釀成日本之美術傳 統,之後迎接十九世紀後半,亦即是近代化的時代。換句話說,透過這樣的 展示,可以得知日本接觸西洋後之異質文化,又產生了什麼特有的文化,在 此也能觸摸到日本人能夠紡成這種文化的特質。

另外,此次展出的浮世繪,對馬奈、莫內、雷諾瓦以及梵谷、高更等印象派 畫家之繪畫表現及藝術觀等,亦有巨大的影響;另柿右衛門樣式之磁器,亦 對德國之萬森窯等產生重大影響,此等文物均值得特予推薦。十八世紀在歐 洲發生的中國熱的風潮,到了十九世紀後半又一變為日本熱的風潮,西洋的 這些美術家透過實地接觸日本這些作品之意匠和表現,產生了新鮮感和審美 意識,幫助其構築西洋近代審美的價值觀。本次展出,亦得以同時一睽東西 文化融合之實例。

總之,此次之展示品中,除了現今相傳為俵屋宗達所作,日本僅存唯一的作 品「波濤圖」屏風之外,另外尚有歌川廣重聞名於世之作品「東海道五十三 驛站」等多件,以及名聞遐邇曾為梵谷以油彩畫臨摹之浮世繪版畫龜戶梅 園。而葛飾北齋之「神奈川沖浪裡」及「凱風快晴」亦為世人所熟悉。柿右 衛門初期之作品「五彩六角壺」,其朦朧的磁器面之美,及完整的造形,是 日本僅存二件之絢爛亮麗的蒔繪作品之一。再者,金屬手工藝品之「乘轎」 等,即使在日本國內亦屬極為罕見之作品,其他又公開了很多件被日本政府 指定為重要美術之作品。

其他方面,台灣與日本之文化關係亦有著過去五十年日據時代之關係,諸多 往來之結果,在今日台灣美術領域之中,受日本的影響部分,亦可說是構成 基底之一部分吧!將日本近代美術和台灣作一比較研究,亦何嘗不是也有其 充分的價值嗎?

本次展覽,我們想要表達另一個意義,那就是︰在今日查證過去的事物,就 是儲存邁向未來的食糧。不僅是美術文化如此,面臨新的世紀之到來,多樣 和混亂的價值,在無法描繪未來應有之社會風姿之時,發掘古人智慧結晶, 並予以再評價,再活用於今日,不也是一件重要之事情嗎?因此本次展示就 是在嘗試︰倘若透過展覽會場的異次元文化之觀賞,能提供鑑賞和思考之空 間的話,則是我衷心所期盼的。



衷梓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