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第十六期

「孫中山與同盟會-紀念中國同盟會成立百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紀要/劉碧蓉

壹、前言

  為紀念孫中山先生創建中國同盟會百週年,北京大學與本館於民國94年9月12日與13日兩天,邀請香港孫中山文教福利基金會、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黨史館、美國孫逸仙和平教育基金會、日本孫文研究學會、宋慶齡基金會研究中心等單位來共同舉辦,由北京大學孫中山思想國際研究中心所承辦的「孫中山與同盟會-紀念中國同盟會成立百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有近百位來自兩岸三地及日本、美國學者,相聚於北京大學共同討論「孫中山與同盟會」諸多問題。

貳、會議內容

  研討會之開幕於9月12日上午9時在北京大學圖書館舉行,由本館曾一士副館長、中國國民黨黨史館邵銘煌等各合辦單位主管及孫穗芳女士聯合主持開募,接著是劉阿榮、張磊、王曉秋、三浦隆、李金強等單位代表之大會報告後,下午研討會移師到北京郵電會議中心,分三組進行討論。

  本次會議提交大會編入論文集的有56篇文章,同盟會相關議題為最大宗有23篇之多,其次是政治與政黨問題有6篇,5篇兩岸關係、5篇辛亥革命、4篇經濟及其他議題。中國同盟會是本次研討的主軸,同盟會成立是當時革命勢力的大聯合,在中國革命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與會學者一致肯定其歷史地位與作用,留日學生黃興、宋教仁等政治精英,在中國革命大同盟所扮演的角色,《民報》、《中國旬報》、《革命評論》等雜誌的創辦,為中山先生革命理念宣傳發揮作用,都是學者敘述之重點。

  因留日學生之策劃與推動,海內外同盟會分會相繼成立,以不到六年時間,革命之發展已擴及全國,如河南、煙台等地的志士及革命僧的出現,可見清王朝的顛覆已是時勢所趨。

  此外,中國同盟會成立於東京,來自日本的學者特別呼籲,中國同盟會之所以能成立,不要忘記日本友人的存在。因為日本提供中國革命黨人活動的條件與空間,也提供了孫中山與日本友人交誼之場所,所以日本對孫中山而言,是一個相當倚賴援助的國家,也是孫中山革命活動的重要舞台。在紀念對日抗戰60週年的今日,中國各地反日風潮強烈,與會有位日本學者認為,日本國民對孫中山是友善的,對全體中國人民也是良善的,發動中國侵略戰爭,祇是少部分軍閥的行為,並非全體日本國民之意,盼望中國同胞能好好研讀日本歷史,瞭解日本,因為有許多日本國民正默默的為中日友好交流貢獻心力。

  近代中日關係如此詭譎多變,乃是領導人失去對人權關懷,忘記戰爭是殘酷的,是一種毀滅行為,是無法讓人民信服的。因此,兩國的領導人實應記取教訓,唯有以理性和平來解決政治紛爭,方是人民之福。因此,孫中山的和平思想,應是中日兩國,甚至讓兩岸領導人很多啟示。

參、結語

  弘揚中山思想與學說是本館設館的宗旨,召開學術研討會更是落實孫學研究與推廣的最有效方法,因此本館每年都邀請海內外學者到台北召開孫學研討會,我們也會將觸角擴展到中國大陸,邀請台灣學者到大陸,與大陸各地的學者菁英切磋,其目的就是期望兩岸學者能從各種不同的領域與不同的角度來切入,以現代觀念、客觀而理性的來闡述中山思想。

  近年來,借「紀念」而召開的研討會頗多,孫學研究也不例外,本次的研討會就是屬於「紀念」性質的學術研討會。雖是如此,但還是有其積極正面意義,一來參與層面比較廣,所投下的資源也比較豐富,不僅有海峽兩岸的學界,甚至香港、日本、美國等地都有學術機構共襄盛舉參與舉辦,其影響層面自然比較大。二來也可邀集年輕後起之秀參與,協助年輕人成熟,藉著大家對孫學的參與和推動,我相信有朝一日,一定可以留下知識累積,與垂之久遠的耀眼成果,這是本次會議的一大特色。

  孫中山革命起源於廿世紀變遷的中國,百年來隨著兩岸不同的時空,而有不同的論點。為了論點常使中山思想淪為口號之爭,如何正確的認識與理解中山先生的歷史原貌與精神,如何實踐中山思想,並落實在國家發展上,應是今後兩岸舉辦研討會時所應該關注的課題。(作者為本館助理研究員)

 

研討會會場

941111-4

 

附錄1

941111-5

 

附錄2

941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