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第二十一期

學生外交官/連解瑗、連解瑋

冬季午后,陽光穿透玻璃帷幕灑滿大廳,遙遠的另一頭傳來衛兵鏗鏘有力的行進聲,熙來攘往的人群紛紛停下腳步原地等候,正聚精會神地觀賞衛兵交接儀式。「這應該是我第一千六百八十三次觀看交接儀式吧?」我呢喃著。倏忽地,我在這裡打工已經快滿兩年了! 

筆者目前在國立國父紀念館(以下簡稱國館)擔任外語工讀生,顧名思義,主要工作職責,是協助到館的外國旅客認識中山先生及體驗台灣文化之美。工作一年多來,接待過的外籍朋友不計其數。從和他們接觸的過程中,處處發現驚奇,突然發覺世界那麼大,自己宛如一隻井底之蛙,竟然如此的渺小與無知。

擁有一雙深邃的褐色雙瞳,來台已有七、八年,說得一口流利華語的馬其頓青年,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遊子。他在台灣與馬其頓建交時來台發展,奈何兩國斷交後,回家之路變得遙遠漫長,遂在寶島落地深根。我倆是在「國父誕辰暨外國人說中文比賽」的場合認識的,這位台灣洋女婿是位生態保育家,他經常參與台灣環境保護活動,並策劃與推動許多永續生命的概念與議題。從他的言談中,流露出一股愛台灣的熱血,與堅持讓台灣─他的第二個故鄉變得更好的強烈信念,不禁讓身為「正港」台灣人的我感到汗顏。在此之前,雖常在報章雜誌上,看見台灣原有的豐沛自然資源,卻因為我們過度的物質慾望,而消失殆盡。但我從不認為自己該盡一份力量,來加入改善的行列;反而恣意地以為,那是專家們工作,干卿何事?自私的想法,卻因馬其頓青年的熱情而熔解。我想縱使個人力量單薄,不足以撼動山河;但積沙成塔之力,不容小覷。我從洋女婿的身上,散發出的耀眼光芒,看見台灣未來的新希望!

深諳多國語言,外貌神似三大男高音中的帕法洛帝,有個陽光般笑容和熱情洋溢特質的義大利人,是我在剛在入國館這個大家庭,所服務的旅客。他原是個聲樂家,早年曾旅居英、法、德多年。因數十年前,結識現任台灣籍太太,而來台定居。義大利人多情浪漫,真是名不虛傳!他得意的告訴我,18歲那年,在法國的渡假沙灘上,邂逅英國籍太太,而定終身的情史。此外更毫不吝嗇地,和我分享遊覽數國的心得。他感慨地表示,台灣風光明媚,特殊的生態、地質景觀和名勝古跡,足以和歐洲景觀、史蹟相提並論;可是政府目前卻專注在正名制憲,空有豐富的觀光資產,卻不懂的加以包裝行銷全球。倘若能讓藍、綠對峙的力量,轉換為活絡台灣觀光市場的動力,深信台灣目前經濟發展停滯不前的窘境,必可獲得解套!和這位多情的義大利人請益後,雖然覺得他身為一個局外人,有些想法比我們還偏激許多,但經過反覆深思、咀嚼,頓時有種「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之感;或許我們也該將這名外國朋友的見解,納為強化自我優勢的能量之一。

日本人注重禮節的程度,已到了令人望之興嘆的程度。佐藤雅子小姐是一位傳統的日本太太,去年暑假陪伴雙親來台自助旅行。她是日本某大公司的高階主管,但英文卻不太靈光,我用較平易的英文夾雜簡單的日語,為他們大略介紹國父史蹟與台灣。自認服務不周到,但佐藤一家臨走前,卻滿心感恩地向我道謝。幾乎每說一句話,便輔以傳統軟骨式90度大敬禮,向我答謝。突受此大禮,使小女子承受不起,我不斷地微笑、彎腰回禮。心裡想著:「拜託!別再敬禮了!我的腰都快閃到了!」不過,還是佩服日本人受人點滴之恩,泉湧以報的精神。

風靡全球哈利波特中的Ron,居然也造訪國館喔!不是,這名神似Ron,也擁有一頭紅髮的澳洲高中生,因皆為教授的父母來台參加研討會,順道來台遊玩。他是我見過最特別的國際友人,不僅將中國歷史背得滾瓜爛熟,連中山先生的事蹟與軼事都比我清楚;而他的想法,也迥異於常人印象中的西方人。一般人記憶裡,西方人對於家庭與親人的觀念十分淡薄。常有兒女長大獨立成家後,父母來作客,還收費的傳聞;不然就是男女關係較為複雜,兩造再婚的例子,屢見不鮮。這位澳洲Ron也是來自父親三度結婚,母親梅開二度的家庭。不過,他一本正經的告訴我,他偏好華人傳統家庭倫理,因為這會使得他較有安全感。雖處於新世代,許多老舊、不合時宜的思維,在這講求快速變遷的時期,早已褪去昔日亮麗的色彩。但自小受儒教禮儀灌溉的我,也和生長在南半球的Ron一樣,無法認同速食愛情及淡薄家庭關係,或許是因為我較固執、守舊吧!

來自美國的Anna,自認自己上輩子是中國人,來到館裡除了可以和我對答國父史蹟及中國歷史之外,對於綁小腳、蓄長髮、日本殖民統治這些歷史,她也如數家珍,彷彿她的血中真如我一樣留有中華兒女的血液,和她一起重新回顧歷史,真有種讓我遇見老朋友般,是那麼的熟悉卻帶有些時空感,她十分歡喜的告訴我,她喜愛台灣的一切,更喜歡我們的文化,多麼希望她的下一代也能留在這塊寶島上接受中華文化的洗滌,讓我這個從小就接受中華文化的本地人,不自主的感到神氣了起來呢!

在我們一般人眼中強悍的高麗人,是個十分不易親近的民族,但是來自南韓的李先生卻令我對韓國人有了很大的轉變,一進館內,就十分有禮的向櫃檯詢問是否有外語導覽的服務,對於本國歷史也略知一二,在我看來也是個有備而來的遊客,對於無法理解的部分,也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好學精神,表現著高度對於我國歷史的興趣,對於過去歷史有些悲情的部分,也深表同情與感慨,他用著英語和簡單的漢字與我交換他的參觀心得,同時也表達了他是多麼希望過去某些悲慘的歷史錯誤不會再發生,期盼藉由不斷的旅行與他筆耕的力量,喚醒人們那顆沉睡已久且嬌小的和平、友善之心,他這位旅行作家的精神,著實讓我很感動,雖然不知道自己能夠藉由自己的服務,帶給他多少的協助,但甚少希冀自己微薄的力量,也能夠給予他滿滿的鬥志與勇氣,繼續寫出更好的作品,淨化我們的世界。

許多海外華人也是館內的常客,不時可見這群人趁著假期,攜家帶眷回台尋根,或邀請友人來台遊玩,並體驗不同文化之美。我經常藉由這個機會,和他們接觸,突發驚覺數典忘祖的可怕!為數不少的海外華人(以年輕華人居多),多早已忘記自己的祖先打哪來,更遑論自己的母語。對於莎士比亞的作品瞭若指掌,卻不認識孔孟。我雖然也曾經歷過「打倒孔家店」、恨透古文詩詞的荒唐歲月,但這些畢竟是與其他文化,最大差異所在。況且,如今中國熱興起,世界各國正掀起研究中華文化的風潮。此刻,我們更要感到榮耀,並以是炎黃子孫一份子為傲,近而成為他國借鏡與推崇的對象。

在這幾百個在國館打工的日子裡,見過形形色色的外籍遊客,多數人對我們義務的館內導覽服務,多給予甚高評價。而這些出外遊子,也因我們的介紹,對國父與台灣有更近一步了解時,也會帶給我們無比的成就。即使無法從他們身上,獲得金錢上的回饋,卻也讓我們甘之如飴,且收穫良多。我從他們身上發現釜底抽薪、追求真理的精神,是造就西方勢力影響全球的秘密。不同生長背景、文化涵養、思維與宗教的先入為主想法,是至今世界無法和平的窠臼。世界那樣大,我在國父紀念館,見證人性謙卑與樸實無華;不同文化交流所激盪出璀璨火花,使人有種炫麗奪目之感。雖然,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大學生,卻因這份兼職工作,而開拓原本狹隘的視野。我開始學會跳脫心中的枷鎖,用不同的角度來看世界,並為生命價值重新定位。最重要的,我再次發現台灣的可愛與固有文化的珍貴,即便酬庸不多,但工作本身所賦予的附加價值,卻會是我終身受用無窮的寶藏!

 

作者連解瑋(中)與兩名韓國大學生在館內大廳模仿衛兵行步

作者連解瑋(中)與兩名韓國大學生在館內大廳模仿衛兵行步[放大圖片檢視]

 

作者連解瑋(左二)和佐藤一家在館內大廳合照

作者連解瑋(左二)和佐藤一家在館內大廳合照[放大圖片檢視]

 

作者連解瑗和韓國遊客的合影

作者連解瑗和韓國遊客的合影[放大圖片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