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第二十二期

喝采--黃磊生彩墨展/鄧軒誌

對於喜歡國畫的人來說,97年9月3日至9月21日這一檔「黃磊生八十墨新韻展」肯定今年度的一大響宴。

  談到現代國畫畫派,我們一定不能不提到「嶺南畫派」。而在「嶺南畫派」中,黃磊生教授更是近代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黃磊生教授精通嶺南畫派的神髓,半個世紀以來黃教授一直為發揚我中華水墨藝術及美育而盡心盡力,歷任美國東方藝術協會最高榮譽顧問、美國中華藝術學會理事長、三石畫藝學會理事長、台灣省立美術館、國立國父紀念館、經濟部、全省、全國、及亞太地區藝展國畫評審委員、國風藝苑主持人及中國華文化大學美術系專任教授。著有《黃磊生畫荷專輯》兩輯、《黃磊生牡丹花畫集》一輯、《黃磊生畫集》八輯。

  「嶺南畫派」源自於清末民初。中國國畫的發展經歷了隋唐宋元各代的發展並於宋代達到高峰之後,至明、清以降漸漸失去了創作的意義而僅止於臨摹階段。其間除了少數畫家的畫作以外,多數的畫作都屬陳腔濫調,只是一味死板的追逐古人的形貌而無法有所突破,缺乏活潑的創作與思想和性靈的發揮,進而逐漸走入了空洞。時至清末民初,中國畫家們在歷經了西方文化的洗禮之後產生了思想的改革,進而激起了一波國畫的新浪潮,史稱-「新國畫運動」。而在這波「新國畫運動」的浪潮中,造就了新的畫派-「折衷派」,也就是我們後來慣稱的「嶺南畫派」。

  「嶺南畫派」主張保存中國國畫最優秀統的用筆用墨技法,追蹤歷朝古學,並同時採用了外國畫家的優點,將國畫的題材現代化,多注重現代實際的生活與現代生命的要求,力求表現畫家自己創作的個性。此畫派也主張寫生,讓國畫的題材回到描寫大自然景物的方向。「嶺南畫派」是適應畫的「變」並順應機運而產生,在藝術上是代表著進步的意義。創派以來,「無新變不足以代雄」

、「師古而不泥古」一向是嶺畫派追求的目標,該畫派以其大膽的筆觸、細的情感,給傳統國畫描繪山新貌,所以近數十年來,嶺南畫派早己成為了現代國畫派別中的主流。該派最著名的畫家為嶺南畫派三傑-高奇峰(KAO KEO-FENG)、高劍父(KAO JAN-FU)及陳樹人(CHEN SHU-REN)。其中高奇峰被世人尊稱為「畫聖」,現代的名畫家趙少昂(CHAO SHAO-AN)、黃磊生(WONG LUI-SANG)就是這畫派的代表。

  黃磊生教授的創作內容十分廣泛,無論花、鳥、蟲、魚、走獸皆在創作之列,且藝術成就極高。黃磊生教授畫作的表現方法完全取法自然間各景物的形態,並著重寫生的方法。論他的作風和技巧,他能表現出花的窈窕姿態、蟲魚悠閒自得的樂趣,山川的壯麗與雄偉,以及走獸強?剛猛的猛的精神,是兼有西洋畫自然主義,寫自然的勢態,寫實主義純粹寫實的精神,以及印象主義對光影變化的深刻表現,並保留了中國傳統最優秀的用筆用墨的技法。這種綜合性的創造,亦是黃磊生教授成功的主要因素。

  接著我們再由展覽中的作品來討論黃磊生教授作品的構圖,我們可以發現黃教授的作品除根據折衷派固有的法則發揚外,同時探取中西古今畫派的優點,使每張作品的物體對比,賓主力量均衡,全無呆滯的感覺。高的比低的、大的比小的、遠的比近的,都能使畫面調和而統一,關於顏色的運用深淺濃淡恰到好處,變化無窮,已達到登峰造極的境界。

  在目前,無論西方藝壇或我國藝壇都處在一個過渡時期,西方有表現抽象派的突起,而中國則有折衷派?生,現在我們就近可從黃磊生教授的作品中看到構圖(Handling of Position)、設色(Use of Appropriate Colors or Ink)與題材(Drawing Objects)的優美特點,的確和早先的畫家不同,他顯然以蒼勁而靈活的手法從事變化,大膽的寫自己的性靈,創造詩一般的韻調,元氣淋漓,富有活力,達到「氣運生動」Vitol Rhythmic Movement的最高意境。一反民族衰退的機運,進而為民復興和重生的新境界。黃磊生教授的作品利用自然、美化、真化的原則,產生善化的畫面,一掃社會的虛偽,陶冶人類最高的情感,使弱者得以以興以奮,強者以和以愛,發展美育,開展人類精神的演進,使人們的享受增加,在這種靳新的表現實在是令人值得興奮快慰。

 

 圖一 月照蘆花白 95*108cm

 971114-49

 

 圖二 高飛遠集-天鵝湖 64*163cm

 971114-50

 

 圖三 虹影濤聲145*185cm

 971114-51

 

圖四 平沙落雁 48*141cm

971114-52

 

圖五 墨捲波濤筆縮雲煙 75*178cm

971114-53

 

圖六 荷花-盛放 98*110cm

97111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