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第二十二期

追求藝術極致的實踐/朱宗慶

「藝術工作者的專業」一文獲得很多人的迴響,或許是「專業、敬業、樂業」的價值在現下的社會環境中特別獲得共鳴的緣故。我想試著以法國陽光劇團、加拿大太陽馬戲團以及台灣的雲門舞集為例,說明一個成功的藝術團體如何經營自己的「專業」,他們在舞台的背後是付出什麼樣的努力才能獲得眾人的一致肯定。

法國陽光劇團是表演藝術「手工業」及「服務業」的最佳結合。陽光劇團每一齣劇目在上演之前都需要經過5個月的密集排練,因為導演莫努虛金相信儘管劇目再熟練,場地再熟悉,每一次的演出都有可能出現不一樣的狀況,一萬次的排練為的就是那個萬一,所以在演員進入排練場時,就已經是準備好的「演員狀態」。

在陽光劇團裡,團員的功能全面,既是演員也是工作人員,彼此相互補位。他們以動人的演技和藝術化的換景功力,牽動觀眾的情緒,到了中場休息時刻,專業的演員又變身為親切的工作人員服務觀眾。這樣看似輕鬆卻精準的呈現乃是出自於平日嚴謹的訓練,以及對於戲劇不間斷的熱忱,陽光劇團依循著嚴謹的紀律行事,並將之內化成工作和生活態度,才能在演出時自然揮灑。。

加拿大的太陽馬戲團是以龐大的行政體系支撐劇團演出,無論是幕前或是幕後人員,從化妝、服裝、道具、清潔、安全維護到心理諮商都有專人負責,每個人專業分工,嚴謹且精細地執行每一項細節,以達到最好的演出品質。對於工作「細節」,他們絕不妥協,因為他們相信尊重細節,才是尊重演出,在每一道繁複嚴謹的標準流程背後,其實看見得是每一個團隊分子對於自己工作的尊重。

享譽國際的雲門舞集是台灣最高知名度的表演團體,眾人對它的高成就如雷貫耳,卻不一定清楚他們在背後所付出的用心。我曾經參與雲門的排練和演出,也與雲門合作過,我認識的雲門就是「專業」的最佳示範!才華洋溢的藝術總監林懷民有著超人的創意以及藝術感受力,做任何事都全力以赴,他以清楚的願景、目標率領了一批藝術家、行政人員各司其職,發揮所長。

對於藝術專業-跳舞,雲門則以專注近乎虔誠的態度面對,他們非常重視排練,可以說是用「生命」去排,再熟稔的舞碼,雲門舞者也還是反覆排練,以讓自己的身心狀況調整到最好的狀態,因應每一次或有些微不同的演出場地和狀況。這種「能讓它好一點,就讓它好一點」的專業堅持和意志實踐是他們從上到下每一個人的信念! 

上述三個頂尖的國際級表演團體都是大家眼中的大團,然而他們也都是從所謂的小團一點一點累積做起,成功並非憑空而來,也沒有例外,沒有僥倖。在建立起一些成績之後,他們更以同樣的精神要求自己,從不停止追求進步,不斷地在藝術專業上有所創新。

其實,我認為台灣的公立藝術團隊或機構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照理說能入選公立藝術團隊的團員都是藝文界的一時之選,擁有不容置疑的專業能力。這一批對於藝術充滿熱情與願景的藝術家們,或許是所處環境的緣故,讓他們對於「敬業」與「樂業」逐漸鬆懈,作為藝術專業表演者的警覺性比不上民間的表演團體。

儘管公家制度是有相當多不合理,仍待改善之處,但比起民間團體的種種挑戰以及追求自己志業的自求多福,公立藝術團隊有著相對優勢,穩定資源以及更大的施展空間,更應秉持工作專業、敬業和樂業的態度追求藝術的極致與卓越。

專業的定義會隨著時代的改變隨之更迭,技術僅只是專業的一部分,公立藝術團隊必須有此危機意識,否則在全球化的浪潮之下恐將被吞噬,當然,這也是所有表演藝術團體都必須共同面對的問題,且讓我們一起努力!

補充說明:

陽光劇團( Theatre du Soleil ):
全球公認美學風格最具震撼力的法國劇團,自1964年創團至今,已有44年的歷史,擁有來自世界5大洲60位團員。劇團的靈魂人物為導演阿依安.莫努虛金(Ariane Mnouchkine),其個人色彩鮮明,才華洋溢,作風強硬,擁有獨特領導魅力。陽光劇團大部分的劇作都由莫努虛金和劇團成員共同發展完成,劇作題材呼應社會時事,賦予啟示,成立40餘年來創作不輟,觸角遍佈世界各地。陽光劇團曾應兩廳院之邀於2007年12月來台演出長達6小時30分鐘的《浮生若夢》一劇,獲得廣大迴響。


太陽馬戲團 ( Cirque du Soleil ):
1984年由拉里貝提(Guy Lalibert)等幾位加拿大魁北克街頭雜耍藝人創立,創團至今已在全球五大洲,超過兩百個國家演出,觀賞人數累積超過8000萬,營收突破200億元。太陽馬戲團被譽為全球最有創意、炫麗的馬戲團,表演內容卻沒有動物及馴獸師,而是由一齣精采戲劇,用極致的身體美學、藝術歌舞,讓觀眾體驗前所未有的表演娛樂。太陽馬戲團擁有龐大的行政體系支撐劇團發展,以「企業化」的管理方式經營,其娛樂事業版圖跨足電視、電影,是全球化的專業表演團隊。太陽馬戲團即將於明年1月來台演出《歡躍之旅》,一開票就受到台灣觀眾的熱烈歡迎,票券迅速售罄。

 

照片

97111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