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中山先生與檳城閱書報社 葉丹林

前言
歷史的價值在於分享,分享當中將使雙方受益。

 

研究中心將成為收集、核對及歸檔有關孫中山先生在檳城六年來的行蹤資料、紀錄及歷史文物的脈搏。

 

孫中山先生於檳城六年,是歷史中極為重要的一段時間。遺憾的是,關於這方面的文獻著作卻少之又少,以致我們的研究工作停滯不前。

 

在此我將與你分享本社創辦經過、本社與孫中山先生的關係及本社的展望。

 

孫中山先生與檳榔嶼
1905年,孫中山先生與胡漢民、黃興,由日本東京,聯袂來新加坡,由新加坡經吉隆坡抵達檳城,投宿在打索街(Rope Walk)「恒益興客棧」。孫中山先生以屢次失敗的影響,更加不容於于滿清政府,即日本、南洋荷屬,亦均拒絕其登陸,與中國距離不遠的地方,惟馬來半島的新加坡和檳榔嶼。


1905年的秋天,孫中山先生來檳,由邱君的介紹,寓中路65號,(65,Macalister Road)小蘭亭俱樂部,認識吳世榮與黃金慶,兩君素有大志,聞孫中山先生言論,大為佩服,乃自作東道,招待之餘,特介紹熱心愛國的社友,時常到小蘭亭俱樂部聚晤,藉以聯絡感情,灌輸三民主義思想,以廣招同志。他們傾家蕩產以助孫中山革命,最終落得貧困收場。


革命先賢──吳世榮先生史略
檳城閱書報社發起人及第一屆主席。先生祖籍福建省海澄縣人,出生於檳城。先生雖出於富有家庭,住在富麗堂皇的大廈裏,生活卻非常節儉,淡茶粗飯,不吃山珍海味。


先生常服烏布褲,以節省浣費,故有「烏布褲之子」的稱號,雖然先生之所謂儉,但克己待人之事,則不唯不儉矣。觀於僑界所組織慈善團體,類能捐巨資以助其成立,可知矣。


先生頭腦清新,才識高遠,所以內地各州府偉人志士,凡南來檳城者,無不以得納交先生為榮。南洋同志,尊之為黨魁焉。先生承父遺業,日益擴充,乃愛國心熱,自革命之事起,日與同志,謀倒滿清專制,建設共和政體。自家瑞福號商業,遂令其零替,而莫能兼顧。


辛亥既光複,南京臨時政府成立,孫大總統特電促北歸,既至,大總統率百官以迎,從者樹旗旄,羅弓矢武夫前導呵,觀者塞途,人謂自來南僑歸國之榮顯者,先生一人而已。先生在商務實業,每與人座談,轍言我國欲富強,不外「才」,「財」兩字,然「才」出於教育,無謂矣;「財」必商業礦產。我國礦產甲環球,國人不能集資發藏,棄利於地,殊堪長太息。又曰:「餘足疾未愈,(言時先生足疾已三年)不然,或能實踐集股開採,然國民同乎吾心者正多,行將有歸國業此者雲雲。」於此可見先生之懷抱矣。


先生之家族:元配謝柳眉夫人,側室杜西金女士,日籍夫人峰良,他共有4名兒子7名女兒。先生的三子仲達乃日籍夫人所生。


先生忠貞黨國,毀家蕩產,1907年除本身瑞福園外,連其岳父謝德順所遺留之紅毛路(Northern Road)五層樓大廈,亦變賣充革命黨軍餉,而自己家徒四壁,租亞逸依淡。甘光芭汝門牌29號A平屋居住。門前每日懸掛青天白日黨旗,日出而升,日落始收,人窮志不窮,對黨之忠貞,誰能及之?


先生胸懷,慈悲博愛,其日本夫人生產後,因不容於家人,即撥巨款,令其回日本改嫁,但日本夫人守節終身,含辛茹苦,栽培其子吳仲達(日名CHIRO)長大成人,大學畢業,臨終且叮囑其子曰:「汝父為偉大革命家,名吳世榮,居馬來亞檳榔嶼,希前往投靠團圓。」


1941年日本皇軍南進,占領馬來亞,是時吳仲達為憲兵大隊長,隨軍抵檳榔嶼,回憶母親之言,急欲尋找生父,各方打探父親住址,一日趁軍車率憲兵多名,到亞逸依淡甘光芭汝29號A。左右鄰舍,皆驚恐不已,以為大難將臨矣,入門由台籍憲兵,以閩南語曰:「誰是吳世榮?」先生當時坐於堂中,毫無懼色從容曰:「鄙人即是吳世榮」,該憲兵隊長CHIRO立刻向先生下跪叫爸爸,「爸爸,我是吳仲達」,一場父子相會,完成日本夫人峰良之心願。日據時期,物資奇缺,而憲兵大隊長CHIRO,以其在軍方之權力,駐檳期間,提供甚多糧食,供其父食用。


先生於1945年7月21日下午5時壽終,同志友好,曾在「彼南新聞」刊登訃聞,敬告知交如下:

先生為中華民族犧牲甚大。先生雖有足疾,但卻不因此而退縮,繼續支援革命以釋放中國同胞。先生甚至傾家蕩產以支持革命。先生壽終正寢亞逸依淡律29號A,享壽七十有一歲,安葬於芭都蘭樟。


其元配謝柳眉夫人,則於西元1967年逝世,由檳城閱書報社同志,成立治喪委員會,為之安葬,先生偕元配夫人遺骸,現由其後輩拾金,安奉於檳城白雲山。


1906年,孫中山先生偕胡漢民、汪精衛、黃興來檳,仍寓小蘭亭俱樂部。孫中山先生也曾寓於94,Dato Keramat Road,黃金慶住家。他們假座椰腳街22號(22,Pitt Street)平章會館,舉行演講大會。孫、胡、汪、黃四人,皆發揮革命救國的言論,聽者動容,紛紛報以熱烈的掌聲。惟會中潛有保皇黨黨員,起而阻止,責備革命黨,譭謗皇太后,平章會館為華僑公共機關,不應作此無父無君的演講。


會中同志,起與辯論,保皇黨黨員始知難而退。從此平章會館董事,經這次辯論後,恐怕得罪保皇黨,竟重訂章程,今後不准任何人,在平章會館作革命救國的集會,可見當時民智未開,封建思想與保皇勢力,仍然存在。


黃錦培加入同盟會的典故
在此也要順筆提及,孫中山先生在中路「清風閣俱樂部」(中路202號A,Agora Hotel)現址。開演講會的一小典故。孫中山先生當年為了要推翻滿清昏庸政府的統治,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先後曾五次到檳城來,展開革命活動。新加坡共和國的大法官兼代總統黃宗仁的父親,已故黃錦培老同志,是孫中山先生蒞臨檳城宣傳革命時,在聆聽孫中山先生演講後,當場加入同盟會的。


那時他才十五、六歲,秉性好動,聽說孫中山先生來檳,住在中路65號小蘭亭的樓上,並將於翌日上午九時要到對面「清風閣俱樂部」演講,那時的清風閣即是現在艾洛拉酒店的現址。孫中山先生到場演講時,聞風而來者達百餘人,大家爭先恐後,要瞻仰這位偉人的風采,以及聽聆他的偉論。


孫中山先生精神奕奕,口若懸河,說詞感動,令人對滿清政府的腐敗,不勝痛恨。可是正在聽講的過程中,卻有聽眾,奇怪的一個個偷偷地溜走了。原來是保皇黨的牙爪,在會場散播謠言,說孫中山先生是危險人物,是清廷的通緝犯,檳城殖民地的總警局,將派大批的警探,前來圍剿抓人,結果環顧左右,在座僅剩黃錦培一人。但孫中山先生在講臺上,卻神色自若,依然滔滔不絕的,縱論天下,分析時局,指出只有提倡革命,推翻滿清,中國才有得救。


孫中山先生的演講,自始至終,將近兩句鍾,而黃錦培這位年輕人,為孫中山先生的精神所感動,沒有畏懼,也不想離場,一直聽演講至完畢。


孫中山先生滿身大汗,口乾舌焦,卻笑嘻嘻地對黃錦培說:今天我很高興,這場演講並不白說,能得到你這位少年知音。現在我問你,我說的道理,你聽得懂嗎?黃錦培毫不猶豫地回答,我都明白。孫中山先生便說:那麼我問你,世間什麼東西最好?黃錦培不經大腦地思索,立刻說道:世間有錢最好!我爸爸說:有錢能上茶樓吃大餐,看戲玩樂,甚至有錢也能使鬼推磨,什事都可解決。孫中山先生聽罷,大失所望,搖搖頭地說:你剛才沒聽清楚我的演講。我告訴你,世間有權力最好。我簡單地說給你聽:今天你有錢,我有權,我可以用權力,使你的錢變成我的錢。譬如說:今天中國的大權,操在腐敗無能的滿虜手中,斷送了很多主權,中國不能強大起來,就是這個原因,所以我今天,不畏生死,要大家一齊起來革命,把權力握在我們的手裏,才能救全國同胞於水深火熱中,才能使我們的國家強大起來!


經過孫中山先生的耐心分析與啟發,黃錦培打通了思想,而且對孫中山先生的理論與風範,非常的欽佩,當場要求加入同盟會,成為同盟會中最年青的一員,對海外革命工作,貢獻了不少的功績,同時也成為檳城閱書報社的中堅份子。

鎮南關之役,孫中山先生與胡漢民、黃興三人,重返中國內地,留汪精衛在檳城作宣傳與籌款工作,後來鎮南關失守,孫中山先生率同胡漢民與黃興,再度來檳城,囑同志守秘密,借居於三角田(邦咯律)林紫盛的別墅。


檳城閱書報社之誕生
1908年,孫中山先生於小蘭亭俱樂部演講,講題為「滿清不倒中國勢必滅亡」。為雲南河口籌款接濟之餘,一方面極力勉勵同志,速辦光華日報與檳城閱書報社,從事宣傳工作,並作為辦事處,因此檳城閱書報社因時勢之需要而誕生了。檳城閱書報社乃是孫中山先生所命名。

 

檳城閱書報社設立之初,孫中山先生在瑞福園(今青草巷)召開籌備會議,由吳世榮召集,到會者有二十餘人。主席吳世榮宣佈開會理由:承孫總理面令,創辦光華日報與檳城閱書報社二案,現在因錫米跌價,經濟不景氣,未能實現,但檳城閱書報社千萬不可緩辦。


他們召開一會議於平章會館(現為檳城華人大會堂)。孫中山先生在此給了一個演講「欲救中國必先推倒滿清」後由汪精衛被推薦起草章程及向政府申請註冊准證。發起人共30人。通過汪精衛起草之章程,選舉首屆職員,吳世榮、黃金慶當選正副社長,從此負責有人。 即擇定柑仔園94號(94,Dato Keramat Road),行正式開幕禮,社友來賓,濟濟一堂,中山先生手定之青天白日旗,亦於是日飄揚於會所天空,氣象為之一新。自是以後,凡黨員同志到檳城,無不到社演說,而每月定期舉行演說會,至少有數次。諸同志晚間到社討論者,月無虛夕,目所染者,革命之書籍,口所言者,救國之言論,團結救國之精神,實為當時黑暗社會之明燈。


檳城閱書報社社務之進展與社址之遷移
檳城閱書報社在柑仔園94號(94,Dato Keramat Road)正式成立後,社員日增,社務蒸蒸日上,一時震動全馬來半島,每日接獲各地來函索討章程,徵詢籌備辦法的函件,日必數起,社務之進展,令同志們深感興奮!


各同志以當時柑仔園離開市中心較遠,在辦事上未能快捷,並且各地之閱書報社,皆如雨後春筍,紛紛成立,有待檳城閱書報社之領導,乃由柑仔園,喬遷市區內打銅仔街120號(120,Armenian Street),因此交通便利,同志聚首辦事,容易集中。


1910年11月12日孫中山先生起義失敗後,在打銅仔街120號召開一緊急會議,所有南洋同盟會會員皆出席此會議。孫中山先生於會議中展開演說,講題為「革命須有勇氣與方法」。此演講讓在座諸位革命同志熱血沸騰,赴湯蹈火參與廣州起義,置生死於度外。


而世界歷史最悠久之光華日報,經數年之費心策劃,亦呱呱墮地,正式出版,與海內外人士相見矣。各坡同志,日益聯絡,推翻滿清皇朝,光復民族之正氣,迷滿群島之間孫中山先生於西元1909年遂將設在新加坡同盟會總部,遷移來檳城,附設於檳城閱書報社,而成為中國革命策源地。然而,社中一方面因光華日報之公開出版,一因同盟會革命工作不斷的沈著擴充,萬機叢集,室宇雖寬,亦無地可容,加以恢復民報,加強革命陣容,亦由檳城閱書報社負責,乃於西元1911年,由社友大會決議,遷址吉寧仔街52號,此處雖較寬闊裕如,當時社務之進展,已達最高峰時期,社友同志,認為長期租屋而居,不如自置產業,因此乃籌資購置邰牛後街16號至18號屋宇兩座,一作光華日報館址,一為檳城閱書報社辦事處。


檳榔嶼演說大會
1910年11月13日孫中山先生假檳榔嶼打銅仔街120號召開一演說大會。
孫中山先生於會議中強調於廣州再舉。然而,接二連三起義都失敗使得一些支持者不願再支持革命。孫中山先生聲淚俱下,懇求檳榔嶼同胞給予革命最後的資助,並宣稱如若再舉失敗,他將從此退位隱居。此舉雖亦遭失敗,且犧牲慘重,乃是歷史上最壯烈之役,然深遠意義影響了日後的起義。終於,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得成功!


檳城閱書報社在吉寧仔街之社所,為期約有五年,在此五年中,同志們對於革命工作,以及文化事業,尤更發揚而光大。如在新加坡創辦國民日報,在檳城創辦鍾靈小學及福建女校諸事業,為檳城閱書報社在此時期,分別的建樹,頗為僑界所稱譽。嗣因鍾靈小學,規模日大,邰牛後街社址不能儘量擴充,乃於中華民國6年(西元1917年),遷至中路65號大洋樓。該屋為(西元1908年)小蘭亭俱樂部的舊址,孫中山先生初次來檳城時駐節的地方。


哲人往蹟,時切吾輩瞻仰之私,檳城閱書報社同志集資二萬五千元,購該大廈作為永久之基業,一則紀念孫中山先生,昔日為民族奮鬥之辛勞,一則擴充及提倡教育,為民族生機作百年樹人大計。


嗣後鍾靈小學因校務日益進展,中華民國11年(西元1922年),鍾靈小學而中學,文化水準,日益提高,一時群島各地,泰國、印尼,皆有學生前來檳城求學者,檳城閱書報社因感社務校務,不能一室兼容,且因濟南慘案發生,成立全檳賑濟祖國傷兵難民募捐團,辦事處暫借沓田仔街120號麗澤社。後來,辦事處由麗澤社再遷往打石街145號,(現為捷昌有限公司),中路65號社址,則供鍾靈中學專用。至鍾靈中學甘光芭汝新校舍(1935年10月)落成後,遷入上課,中路原址,轉供福建女校所用。


西元1945年日本投降,檳城光復,福建女校自建校舍於哥德路,改名為檳華女子中學,而中路校址,則由三民主義青年團中央直屬駐檳榔嶼區團部創辦之中正夜學所用,現在則借給中華民國臺灣教育部所管轄的臺灣僑校作為暫時校舍。


未來展望──孫中山先生博物館研究中心的成立
數十年以來,檳城閱書報社費盡心力,歷年維修與保護,使中路65號百年老屋,全座完好如初。今後檳城閱書報社將更盡全力來維護此有價值的古蹟,使孫中山先生的豐功偉績,永垂千古,以及紀念檳榔嶼華僑,如吳世榮、黃金慶、陳新政等。傾家蕩產,贊助孫中山先生革命成功,以及參與黃花崗之役,檳城華僑犧牲殉難的烈士。


2001年,檳城閱書報社永久名譽主席葉國禎先生,議決將本社作整體的重修計劃,籌建為孫中山先生的革命史蹟紀念館,定名為孫中山先生博物館研究中心,搜集有關歷史資料,並於2002年11月12日孫中山先生誕辰紀念日假26號羅郎士士,隆重舉行開幕典禮,藉作孫中山先生博物館籌設的先聲。


有鑒於我們搜集孫中山先生於檳城的史蹟的決心與努力,我們非常歡迎臺灣擁有相關資料的讀者能與我們分享其收藏及見解。(作者為檳城孫中山先生博物館研究中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