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第七期

追念山口一郎先生/劉碧蓉

追念山口一郎先生 
劉碧蓉


  山口一郎教授已經走了約六個多月了,我是從北海道大學川島真教授由福州傳來的傳真函,得知他去世的噩耗。猶記得去(八十九)年的四月,陪同張館長出席神戶「孫中山紀念館完成復原」典禮時,山口教授還以孫中山紀念館館長的身分,熱誠的款待我們。當時他雖已八十五歲高齡,但身體尚稱健朗,沒想到不到一年他竟然會病逝在福州所召開的孫中山學術研討會上。 

  談到山口教授,研究孫中山思想的海外學者,對他可不陌生。因父親服務於「南滿鐵道」之故,一九一五(大正四)年生於中國撫順,一九四○年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東京大學)中國哲學文學科後,隨即前往北京、上海留學,一九五五年起一直在神戶大學任教,期間也擔任過駐中國大使館文化參事(一九七七年十月-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中國近代思想史就成為他鑽研的領域。 

  為了讓日本人瞭解近代中國,他發覺「孫中山具有從中國人的生活中提煉出來的思想」,因而有「不了解孫中山,就無法了解中國」之體認,遂將研究轉往孫中山之探索,期望透過孫中山的研究,讓日本人能思考著與中國的諸多關係與問題。對中日關係有著這一層認識,一九八四年神戶孫中山紀念館成立時,山口一郎教授很榮幸的被聘為該館的館長。 

  筆者雖曾留學日本,但初次與山口一郎教授認識卻在一九九○年五月本館與日本亞洲文化總合研究所(所長為鍾清漢)及神戶孫中山紀念館合作,在日本召開的「孫文與亞洲」的中山學術研討會上。這是一場本館跨出「國際化」、「學術化」營運後,首度與外國學者合辦的學術研討會,為了辦好這場研討會,山口館長還親自率領日本文化訪問團來台北拜訪本館。也可以說這場研討會能順利的在東京、神戶舉行,扮演仲介聯繫角色的山口一郎館長,其功勞是不可忘記的。會後猶記得他告訴我,能順利的讓台北國立國父紀念館館方人員與日本的華僑、孫中山研究者接觸與交流,是他擔任館長以來最高興的一天。因為神戶孫中山紀念館在一九九○年以前是被中華民國政府認定為左派色彩濃厚的機構。 

  孫中山紀念館又名「移情閣」為浙江籍的華僑吳錦堂所有,一九八二年華僑神戶總會以紀念中〈大陸〉日復交十週年為名,將此館捐給兵庫縣,兵庫縣為建立與廣東省締結友好姊妹關係,遂斥資一億三千五百萬日圓修建「移情閣」,作為保存與宣揚中山先生事蹟之場所。一九八四年國父誕辰的十一月十二日再以「孫中山紀念館」之名,對外開放,提供各界人士參觀。作為「孫中山紀念館」的「移情閣」,就成為孫中山與神戶、日本的紀念建築,也是中(大陸)日兩國人民友好的象徵,因此每當中共官員造訪神戶時,必到「孫中山紀念館」參觀。

  為讓日本人理解孫中山,山口館長很早就邀集了京阪神地區從事中國研究的大學教授十餘人,組成「孫文研究會」,進行三民主義翻譯工作。一九七五年完成原稿翻譯,一九八五年陸續出版了三冊的《孫文選集》。殊不知,這部評價很高的《孫文選集》,開始翻譯時間正是日本與台灣斷交,改與中國大陸建交的一九七二年。 

  山口教授自接掌館長以來,極力於孫中山的研究與中國文化之推廣,先後邀請了中日雙方對孫學有專研的學者及華僑,舉辦過「孫文與中國革命」、「孫文與神戶」、「孫文與宮崎滔天」、「孫文、宋慶齡與日本」、「孫中山與亞洲」、「孫文、魯迅與日本文學」等學術討論會、學術演講及展覽。為使中山先生的家屬與日本有所聯繫,一九九三年山口館長還分別從台北、美國邀請了中山先生的三位孫子--孫治平、孫治強、孫穗瑛及曾孫孫國雄到日本,參加神戶孫中山紀念館開館十周年及孫中山紀念會成立五週年紀念。此舉讓中山先生的家屬首次與他當年好友的後裔華僑學者等人見面,頗具有歷史意義。 

  民國八十三年十一月、八十六年五月年山口館長還二度接受本館之邀請到台北,參加全球孫中山紀念館所會議及「中山學術研討會」。為讓台灣學界瞭解孫中山與日本的關係,發表《同盟會時期孫中山的明治維新觀與中國革命》。山口館長認為「中山先生民族主義根源的最大力量是陽明學說,其以為幕末的維新志士信奉陽明學,信奉以人的精神實踐倫理,以人的行動實行國魂、國粹的傳統思想,最後才獲得民族的自主獨立和近代的國民國家。因此其三民主義革命理論,是從中國傳統的思想中去糟粕取精華,往西方追求真理中展開的」。 

  生於撫順,死於福州的山口教授,終其一生完成了《蔣派國民黨的形成與其實態》、《中國革命之思想》(共著,一九六五年岩波書局)、《變化中的中國》(近代社,一九六○年)、《三民主義》(譯著,一九六一年河出書房)、《康有為》(勁草書房,一九六三年)、《近代中國的對日觀--文獻解題,一九六九年》、《現代中國思想史》(勁草書房,一九六九年)、《近代中國對日觀之研究》(亞細亞經濟研究所,一九七○年)、全三卷《孫文選集》(監修,一九八五—一九八九)等著作。 

  受中山先生的「亞洲諸民族提攜」之影響,晚年更積極投入國際交流活動。提供各國留學生交誼而設的「亞細亞中心—二一」(大阪市),其內部「亞細亞圖書館」中的十六萬冊圖書,就是出自山口教授的畢生積蓄。為讓中國人也享受同樣的資源,山口教授甚至到大連也成立了「亞細亞圖書館大連分館」。終其一生,為中日兩國交流活動盡心盡力,一九九八年再度獲得兵庫縣頒贈的國際協力功勞賞。

  山口一郎教授已去,誠然感傷。追憶往事,一生行誼,再度浮上心頭,謹撰此短文,略表懷念之忱。
(作者為本館助理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