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第二十一期

美國金山國父紀念館之報導/魏仕哲

壹、 前言
隨著中華民國建國一百週年的日子逐漸逼近,海內外對於當年建國的堅辛歷程又重新燃起興趣,特別是見證這百年來全球民主政治發展的曲折與逆行,更加感佩這些開國元勛們建國歷程中的恆心與毅力,特別是孫中山先生,身處保守、傳統封建體制層層桎梏的十九世紀,而能知人所未知,率先倡議建立民主國家,並獻身於革命,實在令人佩服。回顧中華民國建國歷程,除了有像孫先生這般有志之士四處奔走、拋頭顱灑熱血外,也不能忽視散居世界各地華僑們的貢獻。當時除了日本外,旅居美國華人的支持是革命的一大支柱。十九世紀旅美華人多集中在舊金山,這裡是孫先生赴美推展革命事業的重心,因此本文將簡略介紹孫先生拜訪舊金山的四次歷程,以及隨後建立的「金山國父紀念館」概況,以資紀念。
貳、 孫中山先生第一次訪金山,時年三十二歲 
San Francisco,是美國淘金熱的中心地區,早期華人勞工移居美國後多居住於此,時稱為「金山」,但當澳州的墨爾本發現金礦後,為了與被稱作「新金山」的墨爾本區別,改稱為「舊金山」,廣州、港澳人士則取其音譯,稱「三藩市」。它原本是個貪婪與金礦的代名詞,十八世紀末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移民前哨站,隨著1848年金礦的發現,徹底改變原本平靜的風景。不僅探礦者,商人、冒險家乃至妓女,似乎都把舊金山當成自己心中的聖地,吸引大量人口蜂擁而入,當然也包括懷抱發財夢的華人。相較於其他人種,華人更加吃苦耐勞,即便工資較低也願意擔任苦力,至1851年止,約有二萬五千名中國人在加州的礦區工作,隨後並定居於金山。1860年以前除了加州外,美國其他各地幾乎沒有華人定居,而華人的聚集又以金山為重心,因此孫中山先生赴美宣導革命,除了交通的要道考量外,自然要將金山當成重點。
根據文獻記載,孫中山先生赴舊金山共有四次: 
第一次是在廣州起義失敗後,一八九六年六月十八日,孫中山先生從檀香山乘船抵達舊金山,這是他首次踏上美國本土,落腳於沙加緬度街(Sacramento Street)706號的「聯勝雜貨店」。孫先生赴美本是要聯絡洪門致公堂人士,並宣傳革命的要義,籲請華僑支持。他在金山停留了月餘的時間,隨後並搭乘火車,由西向東橫越美國大陸,遇有華僑聚集的城市則下車宣傳革命,經芝加哥最後抵達紐約。然而此次赴美三個月又三天的宣導行程並不順利,根據孫先生在『孫文學說』的自述:

『美洲之華僑風氣閉塞,較檀島尤甚。故予由太平洋東岸之三藩市登陸,橫過美洲大陸,至大西洋西岸之紐約市,沿途所過多處,或留數日,或十餘日……然而勸者諄諄,聽者藐藐,其歡迎革命主義者,每埠不過數人或數十人而已。』

孫先生隨即在九月二十三日乘船前往倫敦,作第一次環球之旅,之後發生倫敦蒙難事件,從此名聲遠播。 
參、 再訪金山,受困於港口碼頭,時年三十九歲
  一九○三年,孫中山先生為了重新整頓被保皇黨分化的興中會,再度踏上檀香山,並加入致公堂,也就是洪門。次年三月二十七日搭乘「高麗號」輪船赴舊金山。孫先生這次拜訪卻因清廷貝子溥倫預定參加聖路易博覽會,清廷官員擔心其鬧事,故命領事伺機交涉,美國政府即令移民局官員在孫先生到埠時以其所持文件有漏洞為藉口,將其扣留。孫中山先生受困於碼頭上木屋(候審所)十七日,經訊問後被判令出境。所幸他啟程時,檀香山致公堂已電告舊金山的首領黃三德,黃去接船時因而得知被困於仙人島,便會同《中西日報》社長伍般照,聘請律師向當局交涉,舊金山致公堂英文書記唐瓊冒也從中斡旋。二十八日終於恢復自由。這次事件可以說是中國革命史上的重要關鍵,如果當時孫先生被驅逐出境,並不得再踏上美國本土,對日後的革命將產生深遠的影響。

孫先生獲釋後,立即展開革命宣傳,甚至由地下轉為公開宣傳。他在華盛頓街戲院公開鼓吹反清革命,引起當時清廷駐舊金山領事館的恐慌,而大事恫嚇僑胞。委託「中西日報」印刷鄒容的「革命軍」一萬一千冊,分贈各地華僑、強化革命思想。在擴展革命組織部分,孫中山先生先從基督教友著手,召開「救國會議」,推舉加州大學鄺華汰博士為主席,藉「革命軍需債券」籌募資金。除了教友外,孫先生更將影響力擴展到洪門組織,他著手修改致公堂新章程八十條(一說八章六十七條),推動全美會員總註冊,此時的綱領為;「本堂以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為宗旨」即是日後三民主義的濫觴;有鑑於既有的「中西日報」對革命的態度不積極,孫先生也在此時對致公堂的「大同日報」進行改組,由劉成禺擔任總編輯,促進洪門人士觀念的革新,也為日後全美各地成立同盟會打下良好的基礎。一九○四年五月二十四日,孫先生協同黃三德到全美各埠繼續宣傳革命,發展革命力量。
肆、 三訪金山,獲熱烈迴響,時年四十五歲
一九○五年秋季以後的幾年裡,中國革命情勢有突飛猛進的進展。短短幾年內,革命的宣傳明顯擴張,透過同盟會本部在東京發行的「民報」月刊,鼓動排滿革命,宣揚三民主義,使革命的思想獲得廣大的傳播。此外在一九○七年五月起一年內,居然發生六次軍事起義,孫中山先生因而展開從日本到南洋,再由歐洲到美國的連串訪問。他在一九○九年十月三十日乘船離開倫敦,於十一月八日抵達紐約。和以往不同,這次由東向西,從芝加哥搭乘火車,於一九一○年二月一日再次抵達舊金山。

孫先生這次拜訪舊金山,該地的革命氛圍已和過去大有不同,當地的知識份子籌組了包括「少年學社」和「求是學社」等團體,並創辦「美洲少年報」週刊,設立「金門高等學堂」,積極宣傳革命並培養革命青年。孫中山積極進行他的革命活動,先後分別在奧克蘭市德國教堂公開演說、加州大學所在地伯克來向「求是學社」社員演說。一九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孫中山應「少年學社」邀請,在「麗蟬戲院」發表「革命為吾人今日保身家性命之唯一法門」的演講,這場兩小時的活動竟然座無虛席,更是舊金山大地震以來最大規模的集會!

有鑑於廣州新軍起義的失敗經驗,孫先生深感充實革命核心組織重要性,於是將「少年學社」改組為同盟會,於二月二十七日假朝尼街廣東銀行二樓舉行加盟禮,隨後並將組織擴展到洛杉磯、沙加緬度等地。另外他將舊金山同盟會改為全美總會,簡稱「美洲同盟總會」,負責紐約、芝加哥及加州各地的分會。而為了有言論宣傳機構,他進一步將「美洲少年週刊」擴充為鉛印的日報,於八月二十日正式出版「少年中國晨報」(The Young China Morning Paper)。總括孫先生這次的收穫遠遠超過歷來,不僅鞏固革命團體的基礎,成功的爭取到華僑的支持,也開啟了向美國銀行界貸款的途徑,他在三月二十二日搭乘「高麗丸」前往檀香山繼續革命的大業。
伍、 四訪金山,革命成功前的臨門一腳,時年四十六歲
一九一○年十月十三日,包括孫中山、黃興、趙聲、胡漢民、孫眉等人秘密在檳榔嶼集會,會中做成傾全黨之力在廣州大規模起義,並在香港設立統籌部,積極籌畫此役。有鑑於過去失敗的原因多是財政困乏,孫中山先生為了募款,再次風塵僕僕的趕赴歐美。一九一一年一月廿三日,他由紐約到舊金山隨後轉往加拿大募款;六月廿八日再扺舊金山,九月二日分兩路赴全美南北各地進行大規模募款以接濟國內的革命軍。他曾以「少年中國晨報」為臨時辦公室,在這的辦公桌上完成了青天白日旗的繪製,並發行十元、百元、千元三種中華民國金幣券。而為了消除門戶之見,他也勸導同盟會會員加入致公堂,並將致公堂與美洲各埠所屬的同盟會聯合組成「美洲中華革命軍籌餉局」,又稱「洪門籌餉局」(辦事處設於舊金山波福街三十八號致公堂二樓),對外為避免遭美國干涉,改名為「國民救濟局」。這次募款所得的款項極為豐碩,辛亥三二九廣州之役,及武昌起義後各省義軍,都由該局陸續匯款供應,貢獻非常鉅大。

陸、 金山國父紀念館概況
由上得知,不難發現孫中山先生與舊金山的淵源極深。一九一○年孫先生第三次拜訪舊金山所創立的「少年中國晨報」,在中華民國建國的不同時期皆扮演宣傳革命、宣揚主義、結合僑胞的重要角色,並當地僑胞的喉舌。此報雖因國際情勢變遷不得不於一九九一年四月停刊,但當地僑界為傳承孫先生革命愛國的精神,及宣揚華僑之愛國情操,中國國民黨駐美總支部與僑界決定在該報原址籌設「國父紀念館」。該館位於企李街(Clay Street)881號,也就是孫中山先生當年在舊金山辦事處的樓下,面積約一六六六坪,籌備期間,聯合各界僑團僑胞,共募得經費一百二十餘萬元,於一九九二年八月底興工,直至一九九四年底竣工,一九九四年七月一日正式開幕。 

在「金山國父紀念館」這個地方,孫中山先生曾經伏案疾書、修定《少年中國晨報》的文稿。他當年用過的辦公桌仍保存在館內,大堂並陳列有孫先生的半身塑像。紀念館旨在「尊崇 國父,表彰僑賢」,因此包含研究孫中山先生遺教史實、彰顯革命偉業,並陳列孫先生生平文物,蒐集僑胞奮鬥事蹟等,以期傳承孫先生的自由民主理念,增進僑團良性互動。一九九八年金山國父紀念館舉辦研討會期間,台灣的國父紀念館獲悉金山館珍藏了一件孫先生「博愛」墨寶真跡,因緣際會下加入了台灣舉辦的「中山文物真蹟大展」活動,一時傳為佳話。

「金山國父紀念館」,目前由中國國民黨駐美總支部管理。場地的用途包括:孫中山先生革命史蹟展覽、故宮文物精品展示、開辦建國學校培訓班等,此外也有多元用途的禮堂、會議室及閱覽室等,頗受僑社歡迎。平日除供人憑弔孫先生的事蹟外,也和各界人士共同舉辦各式活動,譬如一九九八年四月,便和台灣的國父紀念館、孫文學術思想研究交流基金會共同舉辦「孫逸仙思想與廿一世紀國際學術研討會」,研討孫逸仙思想與主體文化的繼承與再造。此外也邀請關心兩岸發展的人做公開演講:二○○五年邀請草庵居士說明「中國如何在經濟政策上欺騙百姓」,同年九月,與「全僑民主和平聯盟北加州支盟」、「柏克萊加大中國論壇」、「海外泛藍大聯盟」等團體邀請台大政治系明居正教授講述台灣、大陸與美國三地關關係及未來展望。國民黨也會在此舉辦系列活動。二○○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駐美總支部舉辦慶祝國民黨成立一一三週年活動。今年的元旦國民黨同樣在館內,舉辦慶祝元旦暨中華民國開國九十七週年慶祝活動。該支部主席毛書南在開場時,並宣讀了孫中山先生的遺囑。該館已成為當地華僑文化與活動的重鎮。

與金山國父紀念館相關建築還有中國國民黨駐美總支部黨所大樓,黨部前身是孫先生於一八九六年在舊金山創立的「興中會分會」,迄今已超過百年的歷史。大樓是一九二一年十月由熱心黨員黃洪湛夫婦所捐贈的,基地面積共五千平方尺,分為四層。後來隨著國父紀念館之建立,大樓同時進行翻修工程,在一九九四年七月七日落成啟用。左邊是大樓入門處,進去便是國父紀念館、會議室與二樓辦事處,三、四樓為出租公寓。在國父紀念館對街尚有中華總會館、合和總會館、勝利堂、博愛文化中心、中華學校、新僑服務中心等,旁邊則有聖瑪利中英文學校。透過地利之便,該處自然成為華埠的活動中心。

來到舊金山,除了前述的場所外,遊客尚可至聖瑪莉廣場(St. Mary’s Square)的東北角瞻仰孫中山先生的雕像。這座十四英尺高的花崗石雕像出自著名的雕刻家布法諾(Beniamino Bufano)之手,是由聯邦性的「Works Progress Administration」所委託,自一九三八年即建置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