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第二十二期

中華民國國父‧國旗‧國歌‧國旗歌的歷史/劉碧謇

壹、中華民國「國父」之由來
清末中國大陸正飽受封建腐化、列強蹂躪之苦,出身廣東省香山縣的孫中山先生(1866-1925)號召革命同志,高舉「民族、民權、民生」旗幟,經歷十次之起義,終於推翻滿清,建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民國成立,袁世凱稱帝、軍閥盛行,孫中山先生再度重整革命黨,展開討袁護法,維護民國命脈。講述三民主義,並以建國大綱、建國方略為建國藍本,不幸於民國14年3月12日與世長辭。民國29年4月1日,國民政府為表彰其「倡導國民革命,手創中華民國,更新政體,永奠邦基,謀世界之大同,求國際之平等,光被四表,功高萬世」之偉大事蹟,通令全國,尊稱 孫中山先生為中華民國之國父1。

貳、國旗的由來
一、 陸皓東設計黨旗獻身革命
陸皓東(1867-1895)與孫中山同為香山縣翠亨村人,幼時一起在陸氏祖祠讀書,同時也是少年時期的玩伴。兩人曾因反對偶像崇拜,而毀損村中北極殿神像,遭受村民指摘,各自遠走他鄉避難。後來陸皓東在上海電報學堂學習,畢業後轉至蕪湖電報局服務,至1890年始回到鄉里,開始與孫中山、陳少白、鄭士良、尢列、楊鶴齡、程奎光及周昭岳等人往來,秘密集會討論時局。1894年11月24日在檀香山組成中國近代第一個革命團體「興中會」,第二年總部在香港中環士丹頓街成立,並開始策動襲取廣州,作為革命之基地。他們對外以「乾亨行」為名號,同時以陸皓東所繪製的「青天白日旗」為革命軍旗。最後起義計劃因洩露而告失敗,陸皓東等人殉難,孫中山則被迫亡命海外。
「青天白日旗」最大特色就是青天白日,一輪太陽照耀,代表著自由平等之意,太陽四周叉光,象徵著倡導革命之義黨。此旗幟先後在第一次廣州起義、庚子惠州之義及尢列在南洋創立中和堂時曾使用過,但其正確圖案未有統一規定,以致旗上所排列的光芒多寡不一,縫製者無所依從,後來孫中山將旗上的光芒解釋為干支之數,故應排十二道以代表十二時辰,自是旗幟光芒之數,始確定不移。

二、中國同盟會時期國旗之爭 
革命黨人雖以青天白日旗幟揭開革命行動序幕,然1905年成立後的中國同盟會時,在討論中華民國國旗形式時,出現青天白日旗與井字大紅旗之爭。會員廖恩喣提出「井」字大紅旗為民國國旗,其「井」字象徵耕者有其田的社會主義,紅色象徵革命;而黃興則認為青天白日旗不甚美觀且像日本旭日旗。出席的會員議論紛紛,贊成反對皆有之。
在僵持不下之際,孫中山堅持以青天白日二色旗,再加上紅色為底的青天白日滿地紅之旗幟為中華民國國旗,除紀念陸皓東及興中會諸烈士流血獻身之精神外,此旗幟紅色意味著以流血來爭取自由,青色為天,代表著公正平等,白色代表著人心純潔之自由、平等、博愛之含義。孫中山的一席話,立即得到大多數代表的贊同,最後大會決定將青天白日旗為民國軍旗,紅白藍三色為中華民國國旗。
此後,孫中山所領導的諸戰役中如潮州黃岡、惠州七女湖、欽州防城、廣西鎮南關、雲南河口、廣州新軍及黃花岡之役,皆用「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來號召。南洋革命黨人的《中興報》和香港《中國日報》的月份牌上,皆用三色旗和青天
白日作為標誌印出。

三、民國成立國旗之爭
雖然孫中山所領導的戰役高舉青天白日旗衝鋒陷陣,但在辛亥革命武昌起義中,武昌義師使用的是「鐵血十八星旗」,此十八星旗代表關內18行省即將獨立,是孫武、焦達峰等提議,原為共進會的會旗,此旗也稱為九角旗。革命黨人打著此旗為前導,佔領武昌蛇山後,將之懸掛於湖北諮議局(光復後之中華民國軍政府)。此旗幟盛行於在湖北、湖南、江西等地。 
其後各省紛紛宣布光復,而各省使用的旗幟也不盡相同,除十八星旗外,上海滬軍都督府打出漢(紅)、滿(黃)、蒙(藍)、回(白)、藏(黑),依紅黃藍白黑等五色構成,象徵五族共和的五色旗。此五色旗幟由宋教仁、程德全所提議,主要在江蘇、浙江、安徽等省使用。除此之外,尚有發揚漢族精神,象徵國權獨立的金瓜斧鉞旗。
  民國元年元旦,孫中山卻在懸掛的五色旗和十八星旗前,宣誓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之職,而他所堅持的青天白日旗只不夠是當時的海軍軍旗。此乃民國元年中華民國誕生,南京臨時政府成立的前夕,民國國旗制定問題再度被提起。孫中山雖以「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有其歷史,加之取象宏美、美觀,主張採用為中華民國國旗2。但在會議上,章太炎卻主張現在的中國由漢滿蒙回藏五族所組成的五族共和,故應以五色旗為國旗。最後再將國旗問題提到臨時參議院上討論,不少代表認為青天白日旗僅是同盟會一個政黨的旗幟,不能代表全國意見。五色旗已由各省革命軍採用,歷史意義重大,因而,否決了孫中山的意見。正式做出決定:五色旗為國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定為海軍軍旗,十八星旗定為陸軍軍旗。
  雖然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未在會議中通過,但孫中山仍在自己的辦公室內懸掛青天白日旗。至1914年孫中山在東京成立中華革命黨,展開討袁行動時,才在中華革命黨訂頒之「革命方略」中,將青天白日二色旗定為黨旗3,將青天白日加上紅色為底的青天白日滿地紅為中華民國的國旗。可惜此旗始終沒有機會飄揚在神州大陸上空,在孫中山離開總統府之職後,北洋政府仍維持南京時之決議,明令公佈:「五色旗為國旗,青天白日旗定為海軍軍旗,十八星旗為陸軍軍旗。」中國各地懸掛著乃是五色旗。
  直到民國10年5月5日,孫中山以維護法統之決心,重返廣州建立政權,並公布以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為中華民國之國旗,凡孫中山所到之處才飄揚著此面旗幟4,其後並將青天白日旗訂為中國國民黨之黨旗。

三、北伐成功,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飄全國
民國15年蔣中正繼承孫中山遺志,率國民革命軍出師北伐,至民國17年12月,東北張學良通電易幟,歸順中央,北伐大業始告完成。國民政府乃制定「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於12月17日正式公布以青天白日為國徽,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為國旗,頒行全國遵行。當時,除台灣尚在日本統治外,中國各地領土皆飄揚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而全國人民才普遍認識這面千辛萬苦得來不易的國旗。
抗戰期間,國旗的使用也曾出現些微變化,如民國27年以梁鴻志為傀儡的中華民國維新政府就以五色旗為國旗。民國29年在南京汪精衛為傀儡的「國民政府」,為拉攏淪陷區的民心,也使用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為國旗,但為與重慶國民政府有所區隔,乃在國旗上附加一「和平反共建國」之三角黃布條。
自從陸皓東創製青天白日旗以來,旗幟上的規格,雖經孫中山的潤飾、修正,但仍不為多數人所了解。民國32年9月9日,蔣中正眼見國旗濫造,有失莊嚴神聖之義,在中國國民黨五屆十一中全會的演講中,再次說明國旗之十二道光芒的排列,要如同時鐘上所繪製十二小時的位置一樣均勻、對稱。同時昭示大家要對黨旗、國旗格外尊重,一切懸掛方式或升降旗儀式,都要依照規定,確實作到。

四、青天白日旗飄揚台灣上空
台灣光復後,台灣人們開始購買中華民國國旗,公開學習中華民國歌5。民國43年10月23日,又在修正公布的「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中,對國徽、國旗之式樣,就其位置、尺寸、比例、使用及製作、管理等方面,更作了明確的規定。民國67年5月,再度透過台灣省政府公報之公告,要求各有關單位一體遵行,同時省教育廳也對國旗和國父孫中山先生、先總統蔣公遺像的製作、懸掛等事項,作了規定。
 
參、國歌的由來
一、國歌歌詞
中華民國的國歌,歌詞為:「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以建民國,以進大同。咨爾多士,為民前鋒;夙夜匪懈,主義是從。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貫徹始終。」
這是出自民國13年6月16日,孫中山在廣州黃埔軍官學校開學典禮中,對該校師生之訓詞。北伐成功以後,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戴傳賢建議將此訓詞,採為中國國民黨之黨歌歌詞。其後經中央常務委員會通過,並公開徵求樂譜,最後以程懋筠所作的一首,拔得頭籌。民國18年1月中央常務委員會決議:採程懋筠所譜的為黨歌,因歌詞極富愛國思想,且曲調莊嚴和平,雄壯有力,有激發民族意識之效能。何以黨歌會變為國歌?
其實民國成立後的國歌,實為民國4年5月23日總統袁世凱所批示公佈的「中國雄歷宇宙間」,這是民國的第一首國歌,其歌詞為滿人廕昌所撰,歌曲為留日音樂家王露所譜。在袁世凱推動洪憲帝制時,還曾將歌詞中的「共和五族開堯天」,修改為「勳華揖讓開堯天」,以符合帝制,但此歌詞最後也為著洪憲帝制的落幕而消逝。
民國8年12月,教育部組織「國歌研究會」,公開徵求國歌,但應徵者的歌詞都未能入選;民國9年4月,國歌研究會再決定以「尚書大傳虞舜卿雲歌」為國歌,以留德音樂家蕭友梅所譜的為歌曲,自民國10年7月,由大總統徐世昌核准通令全國施行。民國15年由南方廣州政府改組的國民政府,廢「尚書大傳虞舜卿雲歌」以「國民革命歌」代之,此作詞者據傳是黃埔軍校政治部同志所寫,曲調則取自法國民國「Are you sleeping」6,但此國歌並未盛行。
  「黨歌」與「國歌」的關連,再於民國19年2月,在南洋群島萬雅渡中華學校曾來電尋問「黨歌」可否取代「國歌」之時,被提起。行政院乃於3月明令全國在國歌未制定前,一般集會場合,均唱這首由程懋筠所譜的曲,由孫中山對黃埔軍校師生訓詞之黨歌,以取代國歌。
其後社會人士認為黨歌是勉勵黨員之訓詞,只能代表黨不能代表國,且全體國民不全然為黨員,實有制定國歌之必要。於是再由教育部行文通令全國,徵求國歌歌詞,欲以當選的國歌頒行全國。經教育部多次的審查,均未能作出最後決定。民國25年再組成「國歌編製研究委員會」,專門負責主持國歌編製研究事宜,並正式登報公開徵求國歌歌詞。經過「國歌編製研究委員會」研究結果:認為黃埔軍校訓詞,充分表現革命建國精神,不但合乎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且代表中華民國立國精神。乃向中央政府建議,以孫中山對黃埔軍校之訓詞,作為正式國歌。民國26年6月3日,中央常務委員會終於通過以黨歌作為國歌。國歌徵選案至此遂告確定,自此,黨歌正式變成中華民國之國歌。
 
國歌作曲者-程懋筠
程懋筠(1900-1957),江西新建人,官宦世家,幼時即能吟詩文,諳熟國學,且喜好音律。先後在江西省立高等師範學校、東京音樂學院(日本上野音樂學院)等校深造,專攻小提琴,後來改修聲樂與理論作曲。民國15年返國,在南京中央大學、杭州英士大學‧江西國立中正大學等多所大專院校,教授聲樂與作曲。
民國17年,程懋筠參與中國國民黨徵求黨歌配曲活動,以曲調優異,在139件作品中,榮獲第一。民國26年,中國國民黨中常會再通過以黨歌作為國歌,程懋筠即成為中華民國國歌的譜曲人。民國36年程懋筠來台灣小遊時,曾接受台灣省立師範學院(國立師範大學)音樂系蕭而化主任之請,留台灣任教。可惜他選擇了大陸未能成行。最後因曾為國歌作曲,而遭中共清算犧牲。
程懋筠是位聲樂家、作曲家,創作過無數樂曲,其中重要的有「國歌」、「新生活運動歌」、「慶祝總裁壽誕」、「國民精總動員歌」、「抗日軍歌」、「打游擊去」、「抗敵救國」等百餘首。
 
二、國旗歌作詞者-戴傳賢
國旗是用色澤來表示一個國家之建國歷史與精神,國旗歌則是用聲音來讚美國旗,稱頌國土。每當聽到:「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炎黃世胄,東亞稱雄。毋自暴自棄,毋故步自封,光我民族,促進大同。創業維艱,緬懷諸先烈,守成不易,莫徒務近功。同心同德,貫徹始終,青天白日滿地紅。」
隨之看到的是隨風飄揚、冉冉上升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不禁讓人對國家生命和國民精神所寄託的這面國旗,產生無比的景仰。這首含義深長,有警惕與鼓勵的歌詞,是來自戴傳賢先生之手筆;歌曲則為黃自先生的創作。
戴傳賢(1891-1949)浙江吳興縣人,字季陶,筆名天仇;留學日本時,加入中國同盟會,回國後,從事報社工作。先後創立民權報、星期評論、中央通訊社等。或抨擊袁世凱,或介紹世界局勢。尤以中央通訊社,對中國新聞事業前途影響深遠。
自民國元年起追隨孫中山,不但記述其言論且與其共進退,是中國國民黨的理論家。民國17年起,擔任考試院院長,長達二十餘年,對我國現行考試制度的確立與推展,績效頗大。他熱愛國家,也關愛教育,對國家局勢更是有份執著的愛,故能將國旗的精神寫成動人的文詞。

三、國旗歌作曲者-黃自
黃自(1904-1938),江蘇川沙縣人,自幼飽學詩書,受母親影響喜愛詩歌音樂。在北京清華學校就讀時,曾參加學校的童子軍鼓笛隊、管弦樂隊、合唱團等音樂社團,自此,正式接觸了西洋音樂的領域與學習的決心。隨後以優異成績畢業,並獲得公費赴美進修,入俄亥俄州歐柏林學院攻讀心理學,並選修理論作曲與鋼琴課程。後轉入耶魯大學音樂院專攻理論作曲,以管弦樂作品「懷舊」序曲。獲得耶魯大學學士學位。
民國18年秋,返國任上海滬江大學音樂系理論作曲教授,黃自雖習西洋音樂,但其作品卻充滿中國音樂風采。民國20年,以一首「抗日歌」,響應政府抗日救國運動,此首創作也是我國第一首以合唱形式寫成的抗日愛國歌曲。民國23年為緬懷先烈建國之艱難、激勵國人愛國情操,再度投入國旗歌譜曲工作。黃自有豐富的民族情感,故能創作出「旗正飄飄」、「抗敵歌」等鼓舞人心,激發國人敵愾同仇之作品,而「天倫歌」、「踏雪尋梅」、「花非花」、「採蓮謠」、「本事」等作品,更是旋律婉美流暢,惜只活了34歲,就與世長辭。(作者為本館助理研究員)
1 羅家倫主編,《國父年譜》下冊,(台北:中國國民黨中央黨史委員會出版,民國74年11月第三次增訂),頁1305。
2 秦孝儀主編,《國父全集》第六冊,(台北:近代中國出版社 民國78年11月),頁2。
3 秦孝儀主編,《國父全集》,冊1,(台北:近代中國出版社 民國78年11月),頁260-261。
4 國史館審編處,《中華民國國旗與國歌史料》,(台北:國史館,民國91年),頁2。
5 楊渡主編,《激動1945》,(台北:巴札赫出版,2005年)頁40-41。
6 國史館審編處,《中華民國國旗與國歌史料》,(台北:國史館,民國91年),頁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