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第二十二期

八芳園與孫中山之情誼/劉碧蓉

仲夏的某一天,紀念館來了十餘位很特別的日本訪客,原來他們是一群來自東京八芳園餐廳的員工,利用餐廳海外旅遊之際,特地到台北來拜會本館作為此行尋根的重要據點。因為這家餐廳曾經接待過孫中山先生,與中山先生有一段不為人知的交往情誼。

東京著名的庭園
  八芳園位於東京白金區,是一座有三百多年歷史、擁有1萬2千坪日式庭園的武家屋敷(大宅院)。江戶時期本為德川家康(1541—1616)近臣大久保彥左衛門所屬之宅院,其後幾經易手,明治時代為??喜作(1838-1912)所有,至1915年再轉讓給久原房之助1(1869-1965),因孫中山曾來八芳園拜會久原先生,這段兩人交往情誼給八芳園憑添諸多暇想。
  八芳園目前是東京一座著名的結婚、宴客、接待外賓之宴會場所,除有美味的料理外,還有為人所喜愛的傳統武家宅院、園林、庭園等,更有作為茶室的夢庵、霞峰庵、壺中庵,以及擁有144個榻榻米純和風大宴會場的白鳳館和3600坪六層建築的本館,庭園內擺設著盆栽、佛塔、十三層塔、各式燈籠、大護神社等。內部傳統古樸的建築、庭園,不僅能給即將步入結婚殿堂之情侶,留下美麗的倩影,更是一座讓外賓瞭解日本傳統文化的重要場所。
  八芳園保留如此多的日本傳統文化,則要感謝歷任屋主的精心設計。??喜作出生於豪農之家,他的住宅是一座梅園的豪邸,其與日本財界元老、《倫語與算盤》的作者??榮一(1840-1931)為堂兄弟,他在東京、橫濱經營稻米及生絲買賣事業,為東京證券交易所之理事長。這座宅院後來轉為久原房之助所有,久原為明治、大正時代的政治家、實業家,日立製作所的創辦人,因喜歡宅院內有一顆樹齡超過400年的老松而斥巨資買下此地。宅院內部由自然山丘、百年老樹及小川所構成,其池泉回遊式的設計,更是東京庭園的首屈一指。此地離我駐日代表處很近,又有孫中山曾經踏尋過的足跡,也常是我駐日代表處用來招待貴賓的場所。

孫中山與日本的關係
孫中山與日本的關係非常密切,1895年廣州首役因事跡走漏失敗,孫中山不得不避走海外,首站就是日本,但他並未將日本作為革命基地,以不到一週的時間,就離開橫濱赴檀香山、英國等地。當1897年8月,孫中山再度來到日本時,他已經因「倫敦蒙難事件」而成為國際知名的革命家,日本不僅提供了他革命活動的舞台,更使他成為日本朝野志士極力爭取結盟的對象。當然日本援助孫中山的動機不單純2,但日本政府讓他在東京組成「中國同盟會」大團體,為革命「開一新紀元」,也為中華民國開啟成功之坦途。
民國成立,孫中山卸下臨時大總統之職,1913年2月,以督辦全國鐵路全權的身分來到日本,這是他生平第一次以國賓待遇訪問日本,受到日本各界熱烈的歡迎。3月不幸宋教仁被殺,孫中山立即束裝返國,發動反對袁世凱獨裁專制的二次革命。二次革命失敗後,孫中山及黃興等多數革命黨人再度亡命日本,同年8月17日孫中山抵達東京,住在赤阪區西靈南?27號海妻?永彥家,直至1915年8月才搬到豐多摩郡千馱谷町原宿109號,至1916年4月洪憲帝制落幕,孫中山才返國。在此滯留長達兩年多的歲月裡,孫中山雖受到海妻?永彥邀請,住在他的家,但此處卻緊臨頭山滿之宅地,因而不時有警視廳派便衣警察,以「保護」為名,卻是日夜「監視」,跟蹤孫中山等革命黨人,並留下「孫文動靜」3等簡報,供我們探尋研究。何以日本政府要花如此精力來監視孫中山?

日本監視孫中山的動機
  二次革命失敗後的孫中山,擬與胡漢民赴廣州繼續領導革命,但廣州形勢有變,孫中山乃決定先經由基隆,再啟程赴日本,尋求日本軍事及資金協助,因而有孫中山第二次到台灣的安排。此次孫中山享受的不是國賓待遇,而是無法登陸日本的命運,最後經由犬養毅(1855-1932)4、頭山滿(1855-1944)5萱野長知等人的協助,始默許他居留日本。抵神戶後,孫中山受到川崎造船所所長松方幸次郎和三上豐夷等人迎接。雖然此時川崎造船所正在為袁世凱政權建造他所訂購的二艘輪船,收容孫中山恐會遭到袁氏政權的反彈,加上外務大臣牧野伸野極力勸孫中山改赴他地,最後日本政府還是決定以保護孫中山人身安全為名義,對他進行調查。因而才有監視孫中山的舉動。之所以如此,原因不外有三:一是日本政府認為孫中山仍是一個不可忽視的政治人物,其所領導的革命黨人在中國還有其力量,如果孫中山落入列強英、美手中,恐怕會危害日本在華權益;二是怕孫中山所發動的反袁革命活動,會波及影響到日本政局;三是惟恐得罪袁世凱,擬利用孫中山作為籌碼,來威迫袁世凱屈服。 
孫中山滯留日本的目的是為了討袁,他希望日本能提供資金與軍械,故孫中山頻頻與日本財團以及軍方人士有所接觸。三井財閥是他首先接觸的公司,因為在民國成立時,三井財閥曾資助革命黨人30萬日元,作為購買革命所需軍火。1913年2月孫中山訪日時,也曾與??榮一、山本條太郎(三井公司常務董事長)等三井物產公司人員磋商,共同籌組「中國興業公司」,以開發中國實業發展,但此計畫因宋教仁被刺而受阻。此次孫中山抵日本,先與三井公司的森恪、益田孝(三井物產公司奠基人)及??榮一、山本條太郎等人接觸,試圖透過他們來解決軍事貸款等籌集問題。可惜雖有孫中山多次的商洽,中國興業公司仍轉為袁氏政權所掌握,袁氏還邀請??榮一到北京,最後由副總裁倉知鐵吉出席與袁洽商中國興業公司後續合作事宜。
雖是如此,重整革命力量,仍是孫中山此次滯留日本的目的。他於1914年7月8日在東京築地精養軒,召開中華革命黨第一次黨員成立大會,孫中山被選為總理。為表示推翻袁氏政權之決心,孫中山不僅要加入中華革命黨的黨員按指模、且要其宣誓效忠孫中山。他還親自起草《革命方略》、《軍律規定》等革命黨人所要遵行的法規,同時還在日本開辦浩然廬、政法學校和航空學校6等學校。
雖然孫中山在日本積極準備反袁軍事活動,但袁世凱為實現帝制美夢,仍於1915年5月承認日本二十一條借款要求,並在12月宣布稱帝。為求援助,孫中山再與日本礦業株式會社董事淺野士太郎及豐田利三郎等人有所接觸,同時還向久原礦業株式會社社長久原房之助借款70萬日元,就是在這段時間,孫中山與久原有了聯繫與交往。

久原房之助與孫中山
  根據《孫中山在日活動密錄》記載,孫中山於1916年3月9日晚上偕同來訪的松島重太郎(日俄貿易商會社長)和王統一,於7時22分搭乘松島的車子拜會久原房之助(東京芝區白金今里町18號),這是孫中山與久原的第一次會面,雙方談到11時30分,孫中山才和松島、王統一驅車離開久原處,返回寓所。孫中山與久原第二次會面,則是3月20日上午11時30分。孫中山與戴天仇驅車前往芝區白金今里町拜會久原,此時陪座的還有秋山定輔議員。
  何以孫中山要拜會久原,其目的為何?我們從《國父全集》有「為承貸款致久原函」、「給久原房之助借款收據及證明書7」記載,得知孫中山曾於1916年2月20日向久原貸款70萬元日幣,作為開發中國實業之用。孫中山急需借款,就是因為在1915年底,中國國內形勢發生變化,繼雲南、貴州等地相繼宣布獨立,使得全國反袁聲勢達於高潮。為趁勢推進革命,孫中山必須積極籌集革命資金,因而有與久原礦業株式會社社長久原房之助進行借款交涉事宜。從《活動密錄》中,得知孫中山的貸款,是透過山中峰太郎、松島重太郎和秋山定輔、加藤遠平等管道,以四川礦山權作為擔保,向久原財閥交涉借款8。
此時久原剛從??喜作購入此八芳園作為私宅後不久,久原就在此宅院的「蘭之間」接待孫中山。孫中山雖然得到日本財界、軍界的資助作為討袁的準備,但日本政府最終因要對德宣戰,與英國達成維護中國安全協定,以及要從袁世凱處得到青島的利權,不僅沒有支持孫中山,反而壓制孫中山的革命行動。另一方面,久原則忙於收買諸多企業,以及使其礦業朝向現代化、機械化發展而努力,至1927年轉入政界,成為政友會田中義一總裁政治資金的重要來源。

文化產業的結合
八芳園在其「蘭之間」接待過孫中山,此宅院因有孫中山的造訪,更提高其歷史地位與價值。位於「蘭之間」壁爐內有個隱密的門,門內有個地下通道,經由此地下通道,可通往庭園築山附近與外界接觸,因此這密道就成為歷任屋主作為避難時逃亡之用。若從孫中山拜會久原的時間而言,此時日本政府的對華政策是想利用中國反袁聲勢,以推翻袁世凱9。故日本政府對孫中山的態度應較為友善,隨後才有財界及軍部提供貸款及武器給孫中山之行為。
近年來因生活水準的提高,人們在生活品質上,從只求溫飽提升到追求幸福與滿足,因此將文化商品化,在這一波潮流中逐漸興盛,成為文化產業。八芳園將有歷史傳統與歷史圖像的園區,加以產製化形成一種產業活動,自然能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但不論「孫文逃亡密道」在當時是否發揮作用,園方提供「孫中山坐椅」、「孫文逃亡密道」等展示,其目的不外是推動其消費文化,而更重要的是藉此讓世人瞭解這段不為人知的歷史記憶,來增加其賣點。


1 久原房之助,山口縣人,慶義義塾大學畢業,曾籌組建森公司和藤田公司,1907年在前外相井上馨的支持下創辦久原礦業所,1912年改稱久原礦業公司,1918年成立久原商社,1927年任田中義一內閣的郵政大臣,1931年任立憲政友會幹事長,1955年任中日恢復邦交國民會議議長。
2 日本援助中國革命的動機分為:一為推展大陸政策:頭山滿;二為資本家取得在華特權:平岡浩太郎;三為為理想社會主義:宮崎滔天。林明德,《近代中日關係史》,(台北:三民書局,民73年),頁3-4。
3 俞辛焞等譯《孫中山在日活動密錄(1913年8月-1916年4月)》,(天津,南開大學出版)。
密錄的主要內容有三:(一)日本警視廳報給外務省的簡報。(二)日本有關縣知事或警察署抄報給外務省有關各地革命黨人活動之簡報。(三)駐華公使館、領事館及台灣、關東州的殖民當局匯給外務省關於中國革命黨人在中國內部的活動。
4 犬養毅,曾入慶應義塾大學就讀,為郵便報知新聞記者,受到福澤諭吉推薦,為大隈重信倚重。甲午戰後,負責調查中國民眾秘密結社實情,利用反清秘密結社力量來牽制清政府,是位活躍於日本政壇的政治人物。曾任眾議院議員、政友會總裁、首相。
5 頭山滿,九州福岡人,大陸浪人之領袖,後來成為煤礦資本家。他的努力與活動,使福岡成為日本最瘋狂的民族主義和帝國主意精神的發源地。
6 浩然盧是1913年12月成立,是培養軍事幹部的學校。政法學校是一所培養政治幹部的學校,成立於1914年2月,為孫中山、黃興、李烈鈞所資助,校長是法學博士寺尾亨。航空學校原名為中華革命黨近江飛行學校,設在琵琶湖西岸的近江八幡,由日本飛行員?本壽一負責培訓,?本還被任命為中華革命軍東北軍航空總司令,最後還移往山東,加入討袁作戰工作。
7 〈給久原房之助借款收據及證明〉1916年2月20日,《國父全集》第6冊,(臺北:近代中國,1989年),頁118。〈為承貸款致久原函〉1916年2月22日,《國父全集》第4冊,頁391-392。
8 ?辛焞,《孫中山與日本關係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1996年),頁200、472-473。
9 《日本外交文書》1916年,?2,頁45-46。引自俞辛焞等譯《孫中山在日活動密錄(1913年8月-1916年4月)》,頁791。1916年3月日本內閣通過《帝國對目前中國時局應採取之政策》,決定反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