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第二十四期
影像與文字的牽戀/文-葉麗晴、攝影-路寒袖

許多人讀過路寒袖的詩,體會過其詩的意境優美、情感真切。詩人隨心所至,捕捉感覺編下的詩句,足以渲染文字裡蘊含的悠長氣氛,但意想不到的是,除了字詞的組合交錯,路寒袖更掌握內心的快門與光圈巧妙搭配的攝影功夫尤其令人驚艷。

  詩人局長路寒袖在任高雄市文化局長時,因公務參訪歐洲四國及義大利,被這些城市濃郁的人文氣息所吸引,禁不起異國風景的一再挑弄,終究還是舉起鏡頭,圈進那些浮動在眼前的絕妙景致,而陸續在遠景出版了《忘了,曾經去流浪》與《何時,愛戀到天涯》兩本攝影詩集。




忘了,曾經去流浪

  在《忘了,曾經去流浪》自序裡曾提到:「相機之於我,彷彿是流浪的基本配備」,原先嚴肅的考察工作轉為詩人骨子裡輕狂的性格發酵。旅抵歐洲最開放的國度,荷蘭。白日,欲望總以撩人的姿態/站在最醒目的地方/挑逗不安分的心神,建築對於水平世界的顛覆:方塊屋聚落的住宅區作為極簡主義的變化花樣、新興藝術塗鴉牆面的色彩繽紛、座落古典街道上的裝置藝術;夜裡,五光十色的燈光/映照五光十色人,百無聊賴的夜色佐以孤獨而慵懶的啤酒。路過嚴謹的德國。古樸建築宛如身處某個宏偉的史詩情節中,在諸神的殿堂下/即使戒律莊嚴如石柱/但請容許我閒散的/在水上喝杯咖啡,在工業現代與磚造雅致交錯下,為了躲避月光的追問/我們在地下/飲酒、啖肉、狂歡/並且遺忘。履及童話般的丹麥。這個與湖海如此貼近的國度,她的美人魚早就被讀成銅像/索性讓她據守海邊,即便在夜裡,為恐黯夜之中/看不到對方/我們各自打著光/並且架起互通款曲的橋樑。終至北國瑞典。沉鬱的天候壓鎮一座座穩重的屋瓦,詩人已然思鄉,我必須儘速趕路/以便在天黑之前/回到你溫暖的懷抱,一切行旅無非只是路過,卻也在翻拍之際,翩然成詩。




何時,愛戀到天涯

  繼前本攝影詩集之後,詩人聚焦浪漫國度義大利,歷經近十座城市,攝寫情愛纏綿的詩篇,愛情是多變、難以捉摸的,時而濃烈,時而淺晦,激情有如在米蘭寫下「一夜之間/連牆壁都泛了潮紅/我們必須開很多的窗/才足以平復激烈的喘息」,曖昧如佛羅倫斯裡「這裡的屋頂/跟我們的戀情同色/躲在裡頭/再也沒人/找得到我們了」;路寒袖在這本詩集切入愛情各個角度,佐以義大利的浪漫風光,詮釋戀情過程中的各種角色,也許是暗戀的求愛者、癡情的等待歸來、天長地久的承諾,抑或執子之手的終老、悵然失神的牽念……,躍然圖像形成意境,詩人以其甜蜜真摯的文字貼近人心,跳脫了一般的旅行文學書寫,進而撫慰每位渴求情愛的讀者心靈,作為一本療傷系的旖旎情書,一如封面註解的詩句「當妳獨行/我會是唯一陪伴的路燈/堅毅的站在那裡/蒐集妳金黃的身影」。

  這兩本攝影詩集先後寄情於異國樓台、蘊意於義國景致,足顯路寒袖感情之豐,攝影所引起的驚嘆與巧製詩句更是相輔相成,文字上的營造加深了圖像的想像空間,彷彿每張照片都是一個完整動人的故事,讓人讀罷仍陷於書裡的強烈印象,低迴不已。

  也因為這兩本攝影詩集出版所引起的讚佩,路寒袖在《筌美術》藝廊的邀約之下辦了攝影、情詩巡迴個展,讓影像與情詩互訴衷曲,這是詩人邁向另一創作領域的跨介演出,希望跳脫翻閱之間,讓照片圖像更為鮮明展放,以不同的方式帶給觀者同樣的感動,體會照片中的綿綿情愫、悠長意境。

 

圖片

981225-82

 

圖片

981225-83

 

圖片

98122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