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第十二期

學者專家共同主張本館英文館名「Dr. Sun Yat-Sen Memorial Hall」應維持原譯之「Dr.銜稱的十大理由」

學者主張國立國父紀念館館名英譯仍應維持原譯「Dr.」稱謂之十大理由


壹、就「歷史背景」而言
大凡一種「稱謂」或「頭銜」,皆各自有其歷史背景,約定俗成,相沿成習,而其具有特殊歷史背景之稱謂,尤不宜因時代環境之變遷而輕予更動。


「國立國父紀念館」既稱為「紀念館」,即在強調其歷史紀念性,尤應依中山先生所處之歷史時代背景,尊重當時政府所審定之專門詞彙。中山先生習醫之時代,普世皆對醫生冠以「Dr.」之稱謂,而且在古典英語上,「Dr.」尚有「學者」之意涵,中山先生博覽群書、學貫中西,自亦當之無愧,故當時歐美人士都習稱中山先生為「Dr.」,此一稱謂並見諸於國際政府間之正式文書,如「孫(孫中山)越(越飛)宣言」官方英文本,中山先生即冠用「Dr.」頭銜。此既係近現代中國政治發展之歷史背景,吾人本當予以充分尊重;且在中山先生英文姓名之前冠以「Dr.」頭銜,不僅是歷史性稱謂,並已成為國內外學術研究者所共同慣用之專門
詞彙,自尤不宜輕言刪改。


貳、就「文化傳統」而言
西方從歐洲中世紀以降,醫生、律師及神職人員(神父、牧師)為社會上的三大支柱,謂之「三師」,凡這三類人員達到一定程度者,皆冠以「Dr.」稱之。復依歐美社會文化傳統而言,大陸法系國家對具有頭銜之士紳,在慣例上均加頭銜稱之(德國甚至訂有法律保障當事人公開使用所擁有之頭銜),英美法系國家則對歷史文化傳統極為尊重,是否加稱頭銜,各依其傳統習俗決定。至於亞洲社會文化傳統,對稱謂向來非常重視,揆諸過去百年間,對具有「Dr.」頭銜者(無論係指「醫生」、「學者」或「博士」)均甚為尊崇,故「Dr.」不僅是通稱,也是尊稱。

 

中山先生係醫學院畢業,眾人皆知,以「Dr.」稱之,藉表對中山先生尊崇之意,此既符合英美法系對具有歷史傳統之稱謂予以尊重之外,亦符合大陸法系對使用名實相符稱謂加以保障之精神。


參、就「精神傳承」而言
所謂精神傳承,係指對歷史上之偉大人物因景仰並懷念其披荊斬棘、開疆闢土之精神,乃以文字、圖像、紀念物及其他任何方式(如冠以稱謂等)凸顯其事功,用以激勵後代子孫競相效法其志業之意。中山先生在功業上,肇建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引領東方世界朝向自由、平等、博愛之康莊大道邁進,迄於今日,其思想精神仍在海峽兩岸及國際間發揮莫大的影響力,而其發揚醫生(Dr.)仁心仁術、濟世救國精神所成就之豐功偉業亦普獲世人景仰,尤有進者,海內外人士沿用其「Dr.」稱謂,已日久成習,幾乎與中山先生之姓名融為一體,形成具有精神意象之特殊性的專門詞彙,換言之,「Dr.」一字早已融入為其精神傳承之一部分,自不宜與一般稱謂等同相待而任意予以剝離,否則不僅愧對中山先生習醫濟世救國、仁民愛物之博愛精神,恐亦將引致海內外有識之士強烈質疑。


肆、就「國際接軌」而言
世界各國包括美國、加拿大、馬來西亞以及中國大陸與澳門等至少有十一個國家地區對中山先生及其紀念館均冠以「Dr.」之稱謂(參見左表),此或因各國人士對此早已具有高度之認同性與一致性,易言之,中山先生之「Dr.」稱謂,已是全球化(globalized)趨勢下之國際慣用方式,吾人本於尊重國際慣例之素養,實不可冒然將之刪除。而且,我國如一方面尊之為「國父」,另方面卻又輕率將其「Dr.」稱謂刪去,此種自相矛盾之舉措,不僅無法與國際習用之稱謂接軌,更將騰笑國際,貽人話柄。


伍、就「多元社會」而言盱衡當今國際社會之主流趨勢,係呈多元開放性之走向,在多元化社會中,基於開放社會之心胸與眼光,對於名人紀念館所之名稱,本應容許有多樣性之使用及表現方式,縱觀國際上包括美國在內之紀念館、博物館英文名稱,在人名之前加上適當稱謂語者所在多有,且可舉證歷歷(例舉如左表),其所顯示者,無不依其當時之國情及個人所具備之條件而冠以適當之稱謂,依此推述,則我國對於開國元首且在國際上久享有盛名之歷史性稱謂,尤不宜冒然強制去除。


陸、就「個別差異」而言國際間名人紀念館眾多,但由於各自具備條件不同,自應分別給予適當之稱謂,如林肯、甘迺迪、甘地、蔣介石原本即非醫生,當然不宜冠以「Dr.」頭銜,反之,中山先生本身即為醫生,依當時慣例,自應冠以「Dr.」頭銜,此係個別差異,不能強求其一致,更不應以前者之未冠頭銜,而排斥對後者適當之稱謂(何況中山先生冠用「Dr.」稱謂相沿已歷百年),否則,不僅在邏輯推論上犯了嚴重繆誤,抑且不諳民主社會尊重個別差異之包容精神。


柒、就「自身特色」而言
每一機構均有其本身獨具之立場特色,就國立國父紀念館而言,開館迄今已歷三十一年,其間雖經改隸,惟機構之英譯名稱一直冠以「Dr.」,未曾更動,且隨時日之增長,已自孕育展現出獨具之風格,國父紀念館英文譯名採用長久以來歐美人士對中山先生之「Dr.」稱謂,而此亦係近現代政治發展史上國際政府間及學術界共同確定使用之專門詞彙,均皆有其歷史事實為根據,故既符合國父紀念館之「紀念」立場,又可與國際接軌,復不失對中山先生崇敬之精神,此多面向之效益,即為國父紀念館開館三十一年來,在社會大眾認知及海內外同胞交流上所凸顯之特質。且該館英文譯名沿用迄今,國內外人士早經朗朗上口,耳熟能詳,已成為該館特色之一,如驟然強將「Dr.」一字刪除,不僅使國父紀念館特色褪除,民眾心理上亦難免產生悵然若失之感。


捌、就「學者共識」而言
國立國父紀念館在處理館務重要決策上,長期以來均聘有多位當代學者專家,各依其專業領域分別組成諮詢、研究、審查委員會,作為館方決策之參據。當年國父紀念館之英文譯名,即係經由多位學者專家審慎討論決定後採用「Dr.」之稱謂。如今驟然要求刪除「Dr.」稱謂,館方為慎重起見,特邀集研究委員二十位學者專家(成員包括中央研究院研究所所長、研究員及台大、政大、師大、中山、中央、中興、中華、東華、文化等多所大學研究所所長、系主任、教授等)充分發表意見,一致認為原譯之「Dr.」稱謂仍應予維持,茲綜合與會學者之主張見解,歸納為十大理由,撰成此文。基於對學術研究專業之尊重,此項共識特提請國立國父紀念館及相關主管機關鄭重考慮採納支持。


玖、就「行政原則」而言
行政為期臻於周全,一則需兼顧時間先後之一貫性,再則需保持內在標準之一致性,如此方可避免虛耗文書行政作業時間及浪費社會成本,甚至增加館際、國際交流無謂之困擾與爭議。俗話說:「一字入公門,九牛拖不出」,此即闡示政府機關對執法行事「認真負責」及「字斟句酌」之嚴謹態度。國立國父紀念館英文譯名既經政府核定使用三十餘年,相關文書稱謂亦早經流傳世界各地,如予刪改,即便僅係一字之更刪,亦有可能引發極大之爭議,進而消耗行政及社會成本。其次,行政上之審查標準,本應力求一致,而以國立中山大學為例,其「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所」之英文譯名,亦經同時審定為:Dr. Sun Yat-sen Graduate Institute of 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即仍同意在中山先生姓名之前使用「Dr.」稱謂),何以研究所可以使用而紀念館則又不可?故為今折中處理之道,當在於無論行政機關或學術、教育機構之英文名稱,除非拼音或文法上出現明顯錯誤,或有不當、不雅之處方需修正,否則應本於尊重歷史之原則,繼續沿用其原譯名稱為宜。


拾、就「理性政府」而言
理性政府應是客觀的就事論事,廣納雅言、從善如流的政府。所謂「法不利百,則不變法」(意即除非變革之後具有大利益於人民,否則不擅動易滋爭議之事項),此古有明訓。在中山先生姓名之前冠以「Dr.」稱謂,早經國際政府間正式使用,並成為學術界慣用之表達方式,因而「Dr. Sun Yat-sen」一詞已成為歷史性的專門詞彙,社會大眾皆已耳熟能詳,絕非率爾可予改變,故一動不如一靜,亟盼政府能理性思考、善體斯言,接受國立國父紀念館之申復,免予更動其原有之英譯名稱,如此當可止紛息爭,減少政府無謂之困擾,使該館能有更多心力投注於社教工作,以加強服務民眾,提昇服務品質。

●英文表一
英 文 名 稱 中 文 名 稱 所 在 國 (地)
Dr. Sun Yat-sen Memorial Hall of S.F. 金山國父紀念館 美國舊金山
Dr. Sun Yat-sen Museum of Chicago 芝加哥國父紀念館 美國芝加哥
Dr. Sun Yat-sen Classical Chinese Garden 溫哥華逸園 加拿大溫哥華
Dr. Sun Yat-sen Museum 孫中山先生博物館 馬來西亞
The Museum of Dr. Sun Yat-sen 孫中山故居紀念館 廣東中山
Dr. Sun Yat-sen's Memorial Hall 廣州市中山紀念堂 廣州市
Dr. Sun Yat-sen's Former Residence 上海孫中山故居紀念館 上海市
Dr. Sun Yat-sen Museum 孫中山紀念館 南京市
Dr. Sun Yat-sen Memorial Hall 中山紀念堂 北京市
Dr. Sun Yat-sen's Memorial Hall 廣西梧州中山紀念堂 廣西梧州
Dr. Sun Memorial Hall 國父紀念館 澳門


●英文表二
英 文 名 稱 中 文 名 稱 所 在 國 家
Dr. Samuel D. Harris National Museum of Dentistry 美國
Dr. Edward Jenner Museum 英國
Dr. Nortier's Museum 諾提業醫生博物館 馬來西亞
Dr. M. Adachi Memorial Hall 安達峰一郎紀念館 日本
Dr. Fukurai Memorial Hall 福來博士紀念館 日本
Dr. Hideyo Noguchi Memorial Hall 日本
Dr. Shinichi Suzuki Memorial Hall 日本
The Dr. Amano Memorial Hall 日本
Dr. Kishi Memorial Hall 日本
Professor Aleksandrs Biezins Museum 拉脫維亞
Sir John Soane's Museum 英國
Sir Alexander Galt Museum 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