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第二十二期

儀隊兵的美麗與哀愁/鄧軒誌

今天早上國館的館刊編輯惠美姐跑來找我,說這一期的國父紀念館館刊打算使用儀隊當作專題,相關介紹的文稿已經完成,但因為篇幅的關係需要有人來寫一些儀隊的幕後花絮,想問問看我可不可以用儀隊隊員的身份為館刊寫一篇文章,讓大家可以更了解儀隊。我告訴她:「憑你我的交情,絕對攏無第二句話」,這點小忙我當然是義不容辭的答應了。

  說真的,這樣的文章我已經不止一次在我的部落格說我想寫,只是因為種種的理由這篇文章一直沒有機會?生。所以剛好可以趁這個機會好好的為自己在儀隊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一年時光作一些記錄,也算是了了我的一個心願。

  這篇文章在下筆之前我一直在想,如果我這篇文章只是告訴大家我們儀隊的訓練有多操,也許你們也只是會淡淡的回答我:「真的喔!」、「好辛苦喔!」之類的,不但無法感同身受,也很難了解儀隊真實的面貌吧!所以我決定這篇文章我的重點要放在「儀隊兵的美麗與哀愁」,用一個儀隊兵的角度來跟大家介紹一個合格儀隊兵背後的辛酸與榮耀,有點像在老王賣瓜,但這瓜的品質如何,就只能交由各位客倌來下評語了!

  我一直都記得我們隊長在新訓中心選兵的時候跟我們大家說的一段話:「你們來到儀隊之後,其實什麼都不用帶,因為幾乎都用不到。但我誠心的建議大家酸痛藥膏多帶一點,因為我相信你們每個人這輩子大概都沒有機會體驗像儀隊這樣的操法!」我還記得很清楚,當隊長這樣告訴我們的時候,我們這群人大家都開始問「那我們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分配?」(我們真是一群膽小的傢伙)很可惜的是,加入空軍儀隊是強制性的,被挑到就是你的命,所以我們只能很認命的在新訓結束之後,拎著我們的空軍大背包,跟著帶隊官在天還沒亮的清晨搭上火車來到空軍儀隊這個感覺上像是個鬼屋一樣的地方。

  而來到儀隊的第一個感覺是:「這個地方好像還蠻有趣的!」因為不論是待辦室還是走廊、寢室,到處都可以看到有人拿著草蓆(大家可以把這個當作是假的M1步槍)在旋來旋去的,好像很酷的樣子。而這樣的美好幻想其實並沒有持續太久,在我們到部的第一天,班長就開始進行基本的體能訓練。除了大家都猜的到的伏地挺身練臂力、跑步體力,還有雙臂抬平手拿握力器練習握力、交互蹲跳和開合跳來練習腳力等等,總之,就是你想的到的肌肉群都要進行訓練。無庸置疑的,我們帶來的藥膏第一天就被我們當成是乳液一樣在全身上下塗的亂七八糟,我們後來還笑稱如果房間裡沒有酸痛藥膏的味道,說不定我們大家還會覺得不習慣而失眠呢(雖然說我個人覺得要在隊上失眠真的很難,我在隊上訓練的每一天幾乎都是碰到床就睡著了,或者應該說,晚上九點不到我就已經累到完全不想動了)。

  在所有訓練中,最讓我印象的訓練莫過於第一天拿到M1步槍的時候。那是我到部的第二天晚上,而那天的訓練其實很簡單,就是托著槍在營區裡面邊走邊擺手繞了一整個晚上(這個動作,就是你們看到我們禮兵走出來時上半身的姿勢,只是把腳步改成正常走路的腳步。)。一開始我只是覺得「哇塞,這把槍好沉!」。但隨著時間的過去,走第一圈、第二圈、第三圈……第N圈(到最後根本沒力氣算了),過程中因為班長不允許我們去扶槍,到最後我可以說是用盡當時所有的力氣在托槍。我還記得當班長說休息的時候,我們的右手都已經完全定形而且僵硬,花了好一番功夫才讓他恢復可以動的狀態,想當然爾,第二天我的右手完全是痛到一個不行。而你如果以為班長會因為這樣而減少訓練的份量,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套句我們班長的名言:「我就是要你們每天都突破你們自己的極限,再一點一點把你們榨乾!」

  就這樣,我們的體能就在這種恐怖的地方慢慢的進步,體能的上限也和我們大家的體重成反比,以我個人來說,光是三個月新訓排的時間,我的體重就少了14公斤。14公斤聽起來很多對吧!但相信我,在我們隊上我絕對不是減重最多的那一個!很多人都不相信儀隊有這麼操,嗯,如果你們不相信的話,去看看我相簿裡的照片吧,事實絕對勝過千言萬語(苦笑)。

  我每次跟人家說我們儀隊兵有多辛苦的時候,大家都一定會問我:「難道你們就沒有爽的地方嗎?」這一點我們必須客觀的說,真的有。

  陸海軍儀隊我不清楚,但如果要說空軍儀隊的美麗,最美的那一項應該非我們的的伙食莫屬。我相信每個人都聽說過當兵吃的伙食有多差有多差,但這對於我們空軍儀隊來說,完完全全無法成立。我們的三餐因為是自己開伙的關係,所以相對來說比指揮部那種大鍋菜要美味的多,而且不只美味,菜色也非常多樣。下面引用一段我在PTT實業坊裡發表過的一段話,我覺得寫的還蠻貼切的:

  「……我們空儀的伙房兵真的很會煮,加上長官也很願意開好的菜單,所以吃的絕對是好。舉例來說,昨天午餐是烤雞腿排餐,我超愛,因為雞腿排烤的比外面賣的好吃。昨天早餐是我們的麵包兵做的麵包+蛋餅+奶茶,前天的晚餐是義大利麵+蛋塔+玉米濃湯+汽水,至於pizza、雞排、珍奶我倒是沒吃過啦,因為我覺得這三種東西太...簡陋了,哈哈。而且我們每餐都有甜湯,紅豆綠豆仙草愛玉之類的,餐後甜點都有了,夠好了吧!!但最厲害的就是,明明吃這麼好,每個人也都吃這麼多,但就是不會變胖.....」(詳情請上PTT AirForce版找找囉!)

  由上面這段大家可以發現,我們真的吃的不錯。而且三不五時長官心情好,我們還會有特別的餐點,像是薑母鴨、火鍋這類的,總之,就是會讓我每天都很期待吃飯的時間就對了。每次操課,我腦袋都只想著今天的午餐或晚餐,只有他們能讓我忘掉練槍所帶來的酸痛與疲憊。

  除了吃的部份是我們空儀最大的賣點,事實上,我們還有一些很不錯的福利。像是休假正常見紅就放(對阿兵哥來說,正常休假可是很重要的呢!)、站哨的部份隊上有業務士會負責,所以當然也不用排夜哨,也就是不但可以白天練身體,晚上也可以好好養肝,這也是和一般部隊很不一樣的地方。另外一個是我們隊長告訴我們的,「因為我們儀隊會把大家的儀態訓練的很好,所以對於以後我們找工作可以有很大的加分。」

  總之,我自己是覺得,儀隊兵真的很辛苦,但相對來說福利也不賴。而且當你被訓練成一個合格的儀隊兵時,你會對自己有一種驕傲,因為你熬過來了!而且可以穿著華麗的禮服出現在大家面前,不論是駐防點的駐防,還是國慶、元旦等重要慶典的表演操,以及在重要外賓面前的全軍禮勤務,都是非常光榮的一件事,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一種很不平凡的服役過程。所以如果你問我後不後悔進儀隊?在剛進來的時候我也許會有點遲疑,但現在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我不後悔」。

  而隨著時間的過去,我就這樣一路從超級菜兵、開始學習一到三組槍法(一共有十五種每個儀隊兵都必須學習的槍法)、一路進到大部隊練習表演操,最後被派到國父紀念館駐防。其中能到國父紀念館駐防,是件讓我既驚訝又開心的重大轉折。

  而在國父紀念館的生活跟在隊上有非常大的不同。其中最主要的不同大概是穿禮兵服的時間多出非常多,在隊上是有勤務才需要整裝備,平常則是穿迷彩服操課。而在國父紀念館禮兵服卻是每天要使用的裝備,整完裝備後每天都穿的光鮮亮麗的站在大家的面前,那種感覺豈只是一個爽字可以形容!而且在隊上每天都要從早被操到晚,在國父紀念館因為場地與勤務值行的關係,我們白天主要的工作變成了站哨,只有晚上七點國父紀念館休館以後才會開始進行槍法的訓練。也因此我們常自嘲我們來國父紀念館像是來泡漂白劑,在隊上訓練的時候每個人都黑的像木炭一樣,而國父紀念館因為白天是在室內站哨,加上全身上下都被禮兵裝備包的緊緊的,所以每個人都越來越白。但千萬不要以為這意味著在國父紀念館站哨完全不會累,相反的,我還記得在七八月站哨的時候,每一次下哨回到寢室,整件禮兵服都是溼的一榻糊塗,因為雖然和室外比起來國父紀念館的大廳是稍涼,但因為禮兵服冬夏都是同一套,加上我們交接槍法與禮兵步也算是種運動,所以在炎炎夏日站哨還真是種折磨,雖然這跟在隊上的訓練比起來,這樣的流汗程度絕對只能算是小兒科,在隊上幾乎是每天都被操到迷彩服可以擰出一堆的汗。

  而我絕對忘不了第一次上哨的感覺,雖然第一次上哨很幸運的沒發生什麼大差錯,但是第一次面對人群做表演,而且是在一群離你非常近的人群面前,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在兩百人面前進行一場演講一樣,差別只在於我們演的是場默劇,一場力求完全的表演。我們必須壓抑自己強烈的不安,讓大家感受到我們是專業的儀隊兵,那壓力真的很大。不過久而久之,這樣的緊張感慢慢的消失,轉而變成一種期待大家掌聲的驕傲感。也許大家不知道,每當我聽到現場的觀眾在表演之後的掌聲,我都會特別的開心,那一哨也會過的特別快。相反的,如果我覺得自己的表現不如預期,也常會因為心情不好而感覺那一個小時的站哨時間過的特別慢,好像永遠不會過完一樣。我每天都體驗著那種演員渴望掌聲的感覺,也希望所有人都能開心的享受這一場場儀隊兵為大家準備的表演。如果你覺得精采,千萬別吝嗇你的讚美;如果你覺得我們表現的不好,也歡迎大家批評指教囉:P

 

對所有的儀隊兵來說,一切辛苦就只是為了讓你看到我們這些看似輕鬆的槍法表演。

971117-5

 

這就是托槍的姿勢

971117-6

 

看似輕鬆但其實不然的站哨

971114-7

 

每到了換哨的時間,大廳總是擠滿了前來觀賞的遊客

971117-8